栾岑网

    高h男男 迷欲之城(高H男男)

    来源:http://www.luancen.com 发布时间:2020-09-16 点击数: 185

      月城的祭祀马上就要开始了,月游身着薄纱躺在祭台上,看着那五个阳物勃发只等祭祀开始的人牲,里又涌出了一。

      月城的是主管的欢喜神,因此每十年的祭祀都会从月姓人家中挑选一位最为的后辈出来继任城主,与人牲一起在八十一人抬的流动祭台上,任全城人围观。

      人牲以五个为基础,要求是长相端正,阳物粗大持久力好,在全城的每一条上将未来城主肏得欲死欲仙。若是祭祀成功他们就可以进神庙去享受承欢神官们的身体,若是祭祀失败则要接受全城人的惩罚,成为欲奴。

      而月游就是月家这一代里最为的男人。他成年后便被送往月山上供月宫的人挑选,以腰细腿长、肤白乳嫩和穴紧水多赢得月宫的青睐,被选为继任城主。

      祭祀终于开始了。街道两旁站满了人,临街的阁楼上也全是围观的人,高h男男祭台被抬起开始在铺着红毯的街道上。一个人牲走到月游跟前,揭开了他身上的薄纱。

      虽然薄纱半掩时每个人就都已经兴奋起来,可是揭开薄纱看到未来城主的身体还是让众人十分激动。就是月游,也觉得揭开薄纱后所有的人的视线都凝集在他光裸的皮肤表面,看得他从内到外都发起烧来。

      羞耻感早已从月游的身体里消失,他因为相貌端正,耻部洁净被送到月宫待选,经历了一系列的选拔才最终被选为继任城主。现在的他只会为即将到来的快乐和荣誉而激动,根本不在意在全城人面前到浑身瘫软。

      第一个人牲抬起月游两条细长的腿,将头埋在臀缝里吸舔。他入选前就知道祭祀这天只要在全城人面前用力干就行,把城主肏得越骚神就会越他。

      那个早已溢出的被大嘴包住之后更加酥麻难耐,月游用手揉捏着自己的奶头,对着人牲叫道:“快舔里面……啊……里面好多水……啊……”

      近处围观的人听到这话立刻酥了半边身子,恨不得把那个正在舔穴的人换成自己,让他们也尝尝未来城主里的骚味。

      人牲并没有将舌头往里伸,他起身将自己的阳物抵在刚才舔过的臀缝里,说道:“对不起,大人。不能吸干您的浪水,因为要用大把你浪水肏出来,让每个人都闻到未来城主的味道。”

      火热的烘得发痒,有吃月游也不在意是不是被舔干了,摇着肉臀将往上送,说道:“啊……好大的……快肏进来……啊……让神明和都看到我们的虔诚……”

      人牲当然不会月游的求欢,抹了大量助兴药物的早就想在未来城主充沛的里肆意。他们五人上的助兴药物是相互配合的,第一人的药性最猛,可以完全激发出未来城主的淫性,中间三人都只涂了让穴肉更加的药物,好让未来城主一直在享受,最后一人则涂了暂时不会发作的淫药,为未来城主在神庙接受授喜神官的洗礼而做好准备。

      因为祭祀开始前月游的就已经被充分开拓过了,所以抵在的去时他并没有任何不适。原本他的身子就非常,在月宫更是被得不堪,在开拓时就含着开拓用的玉石不肯松开。现在那根粗硬的进到他软绵的里,大量的淫药又被溶解,让他脑中除了挨肏什幺也不记得了。

      “啊……好粗……好长……抵到肚子里了……啊……好痒……”月游发出一声声喟叹表示他对这根的满意。

      而人牲此刻不用月游催促也克制不住猛肏的冲动。绵软的穴肉紧紧吸附在上,那果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他的少有人能够一次吞下,但是月游却吃得毫不费力,刚进去便发着骚求肏。

      众人最想看到的场景立刻就上演了,未来城主被高大健壮的人牲提着两条腿猛干,他们似乎都能看见被带出的在空中飞溅。而美丽的未来城主面上只有享受的表情,不停扭腰抬臀去迎合那根粗大阳物的肏干。

      祭台缓慢,围观的人群却觉得动得太快了,明明他们才刚刚听到搅弄的缠绵之声,为什幺转眼祭台就已经离开了几十米远。

      有些勃发的人脱下裤子用手撸动抚慰自己,反正今日射在红毯上的所有体液都是给神的祭品,射得越多反而是越虔诚的表现。

      也有一些男人看到人牲粗长的之后发痒,也渴望着能有那样一根阳物来抚慰自己,若是周围有对上眼的男人,便可寻个角落缠绵一番。

      淫药渐渐已经全部被穴肉吸收,月游被肏软的腰突然又有了力量,抬送的频率比之前还要高。他身上的每一寸都快要酥化了,但是真正的快乐才刚刚到来。

      人牲将对准深处那一块凸起的嫩肉,他知道这里就是月游最的地方,所以一直等到对方完全吸收了淫药才开始猛肏这处,换来对的紧紧绞缠。

      月游被肏得飞溅,嘴里因为口水满溢所以连都叫不出声来。多情的穴肉被淫药完全渗透,让他都快忘了这是在祭祀,将双腿紧紧缠在人牲腰上,渴望对方继续用那根坚硬的在里挞伐。

      人牲虽然被夹得很爽,也舍不得离开那个又紧又湿的,可是他的地位到底比未来城主低太多,时刻需要记住自己该做什幺,对着穴心猛肏百余下后从剧烈收缩的里抽出来,对准月游的脸射了出去。

      穴里骤然的和脸上的腥臊味道让月游更加饥渴,第一个人牲却放下他的腿走到了一旁。躺在祭台上的月游看着另外四个人牲挺立的阳物,咽了咽满嘴的口水,勾引他们。

      可惜几个男人对他的渴望,宁愿挺着站在原地,也不肯上前来肏他。月游这才想起来祭祀前他看过的章程,此时他应该撅起自己掰开臀肉等着人牲的。

      终于有了火热的来安慰,月游撅着努力迎合,他那被淫药浸透的又浸了人牲上的药物,得一碰就像是要失禁一般。

      习惯了被狂肏猛干的月游只恨自己没有早点用上这些药。他虽然身体比起旁人要得多,高h男男可是用了这药之后才知道原来还可以这幺多,爽得他都快要忘了自己是谁。

      然而那根只肏了几百下又抽了出去,月游正要摇臀表示不满,却被另一双大手握住了肉臀,一根大不容地肏了进来。

      这时月游才明白原来中间三个人牲是要这样轮流肏穴,而不像第一个人牲是要射出来为止。他想起了在月宫时听那些人说过,他虽然是未来的城主,却还是神的奴隶,神选他做城主只是从奴隶中选了一只宠物,祭祀就是神要看到自己宠物和城中人做游戏。

      每每肏到畅快处便又停下来换人,月游总觉得一口气憋着不上不下,无论怎样夹紧都无法挽留一定要离开的。他努力调整自己尽快适应这样的节奏,而人牲们越到关键处也越急切,渐渐地衔接了起来。

      城中的人看着未来城主被三个人牲交替肏着,撅着承受着从身后的挞伐,身前的先是一次次射出,然后连尿液也射空了,只能半硬着随着身后的频率晃动。

      台上的动作如此激烈,抬着祭台的轿夫却没有一丝不稳,按照早已练熟的脚步大小和出脚频率缓慢着。

      三个人牲也没有射在月游的里,而是一起射在了他的背上。此时已经趴在祭台上的月游依然觉得穴里,可是三个人牲退到一旁,不肯再抚慰他。

      好在还有最后一个人牲。这个人牲一出场围观的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叹。虽然月城中的人都见惯了风月情事,可是那样一根巨阳还是十分少见,看起来足有马大,让人有些担心未来城主的是否吃得下。

      人牲抱起已经瘫软无力的月游,让他从上往下吃进。那先是被淫药浸透又被三根送进不少药物,正是浪荡至极的时候,虽然并未吃过如此巨大的阳物,却也没有不适。

      月游显然被这根粗大的肏服了,老老实实地往下坐去想要慢慢将整根都吃下去。然而进了一半左右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月游的深处,虽然穴里充实的正着他的意识,可他也知道再进去一定要出事。

      感觉到月游的犹豫,人牲紧紧抱住月游下身往上一挺,立刻就肏到了底。被选中的时候他也怀疑过未来城主是不是会被自己肏坏,可是月宫的人却说前四根上的药足以让月游承受。

      果然,高h男男被肏到底的月游先是不住在上扭动着挣扎,动着动着他自己却尝到了妙处,整个身子又酥透了。

      而城中的人则看着未来城主坐在高大人牲的上,被肏得上下摆动。然后那根巨阳从未来城主的里抽了出来,留下一个合不上的喷出一大股。被未来城主溅到的人都来感谢神的眷顾。

      祭台在城中绕了一圈之后将会被抬往神庙,在那里人牲将把给承欢神官们,让他们在时与神交流。而未来城主则需要接受授喜神官的,接受神对于他的祝福。

      此时即将卸任的城主月舒正在城主府中与他的情人们一同进行城主府的告别仪式。他即将去往神庙成为承欢神官,而他的情人们可以恢复平民身份,也可以继续作为神官的情人在神庙中终老。

      月城中没有人能够神庙,因此月舒的情人们也全都选择了跟他一起去往神庙。想起当年懵懂靠着的身体当上城主,如今十年过去,终于也要卸下责任和情人们在神庙终老,月舒不禁笑了起来。

      他正跪在神龛前,原本跪在门外的苏毅却忽然从身后扑了上来,月舒刚刚感觉到耳廓一热,衣带便被解开了。

      想到过不了多久就要离开这里,月舒轻声说道:“你这是做什幺,等到了神庙就只有咱们了,现在弄得一身味道,过去的时候多尴尬。”

      苏毅在他耳边又舔了一下,笑着说:“今天又到祭祀的时候了,我还记得十年前你在祭台上被人牲肏到的样子,那时候正好就喷在了我脸上。我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无比幸运,竟然可以得到神的眷顾,后来跟你在一起,我发现你才是神的眷顾。”

      听他这幺一说,月舒又回想起苏毅刚进城主府种种浪荡癫狂的表现,原来早有前因。那时候苏毅但凡见到月舒就要交合一次,时间地点什幺都不顾,城主府中几乎处处都曾留下了两人体液。

      旖旎的回忆让月舒情潮涌动,迅速就湿了,腰也软了下来。到他身体变化的苏毅继续在耳廓上舔舐,然后对着耳道里哈了一口气说道:“今天城中哪里不是和的味道,说不定咱们正正经经地去神庙才奇怪。”

      浑身酥麻的月舒也不了苏毅的求欢,摆动肥臀与对方摩擦,软着声音问道:“那你是要在软垫上用这个姿势肏我吗?”

      “对,就用这个姿势,的,等完了就换柳音进来,接着用这个姿势。到时候你的把软垫都打湿了,我们把它留给下任城主,说不定他也会在这个得。”

      想到被肏得打湿软垫,月舒用手扒开了自己的,那裤子就是为了方便肏穴而设计的,拉开系带可以把整个肉臀都露出来。他试图掰开自己的臀肉,却发现肉臀在男人们日日夜夜的揉捏下又变大了不少,干脆用手去扯苏毅胯下的系带,说道:“都怪你们,把我的都肏大了,以后做衣裳时又要被裁缝笑了。”

      苏毅胯下也有一根系带,却是一解开就能露出的设计。解开系带之后,那根粗长阳物就抵在了臀肉上,他一边用在臀缝里上下,一边说道:“只肏大了怕什幺,又不是肏大了。再说每次裁衣时裁缝都会不住摸你的大然后把你压在床上狠狠肏一顿,爽得还不是你?”

      “肏大了只怕你们早就离开我了,以后去了神庙我也要好好保养着,否则都无法与神交流了。”月舒想着自己日日承受的都是情人们巨大的阳物,实在是需要好好保养,才能用一次次的向神表示虔诚。

      眼前又出现月舒每次到达时的样子,苏毅不住咽了咽根本不存在的口水,将硕大的肏进了,说道:“若是把肏大了也好,这样我们就可以一次喂你吃两根,下次再裁衣时还可以和裁缝一起的穴。”

      “啊……”吃一个就已经起来的月舒根本不能想象自己吃两根大的样子。他虽然纵欲多年,几乎日夜没有停歇,可是那个一吃就流水的却依然紧致如初,这幺多年穴壁还是能够紧紧贴在情人的上。

      他还没有用声表达出自己对于情人想法的不认同,就被那根大全部肏了进去。酥麻的穴肉被撑开,穴心被撞击,他试图扭动腰身去迎合苏毅,身体却软得动弹不得。

      直接被关键处让月舒分泌得特别快,几十下后水声差不多已经与碰撞声平齐。好在他穴紧这才让在湿滑的里享受无穷,丝毫不会觉得无趣。

      跪在门外的柳音等人听着室内的声音也激动起来,不过已经说好一人出来下一人再进,他们也只能侯在外面。

      因为是用月舒跪伏在软垫上的姿势肏穴,所以苏毅不用不考虑如何保持身体平衡的问题,只需要用力肏穴即可。他握着月舒的胯骨,在深入的时候将肉臀狠狠撞在自己耻部,几乎已经进到了月舒最深的地方。那里是牛穑专属的地方,因为只有他那样大的才可以肏到那幺深。

      月舒已经完全被肏到脱力了,伏在地上连迎合的力气也没有。大知道他的处,次次都撞在穴心上,一阵阵酥麻从他的穴肉传到,连抬一下手的动作都酥到无法承受。

      偏偏那两个被男人们吸大的奶头却被地面来来摩擦着,嫩嫩的奶头比不过地面的粗糙被磨得通红,可是月舒却没有感觉到一丝,反而觉得有难言的爽意,比起被情人们吸咬的也不遑多让。

      苏毅本就话少,情事中更是把全部力气都用来肏穴,根本就不开口。而月舒则喜欢用来告诉情人自己的快乐,一旦开口便能说出任何让人脸红心跳的话来。

      “啊……啊……好舒服……阿毅好猛……啊……就喜欢阿毅这幺猛的……啊…………让……啊……”

      听到月舒的,不仅苏毅咬了咬牙更加用力,外面的几人更是挺立的阳物都快要把系带给挤开了,恨不得把正在里面肏穴的苏毅赶出来换上自己。

      已经被抬到神庙的月游与五个人牲分开,浑身酥软的他被一位授喜神官抱着插入,边肏边往右殿走,而五个勃发的人牲则被带到左殿。

      粗大的随着的起伏而在穴里,被月游那个还没有吃饱的地绞紧。只是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片刻间他们便到了殿内。

      神庙中的右殿是与神最近的地方,月游幻想过殿中的景象,等真的看到时还是十分惊讶。红毯上躺着十几位高大健壮的授喜神官,胯下巨大的都已经勃起,看得月游身体直发酥。

      抱着月游的神官抽出将他放在地上,说道:“咱们马上进行祭祀的最后一步,需要新城主采集到所有授喜神官的精水,最后以您装满精水的为容器向神献祭。”

      话只需要说到这里,因为接下来月游已经知道自己需要做什幺了。千挑万选出来的根本不会害怕这十几根阳物,反而因为即将到来的激动不已。

      跨坐在第一位神官身上,穴肉发酥的月游甚至在他身上滴下了几滴。他抬起臀部扶着神官的大往送,抵住后缓慢往下坐,借着的润滑吃进了整根。

      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被大撑起来了一块,月游不禁感慨大神官的幸福,每天都可以享受这些授喜神官的服侍,不像城主只能享受一次。

      说是让新城主收集授喜神官的精水,其实考虑到城主承欢体虚软,神官们还是会自动往上挺动,好让双方都更加享受,可以顺利地完成祭祀。

      累积的让月游渐渐无力扭腰,只能双手撑在地上感受神官从下至上的撞击。因为自身的重量也在起作用,这个姿势可以肏得极深,月游爽得一直流水,失禁感也越来越强,不由地担心起是否能够完成祭祀了。

      终于月游在第一位神官身上了,来自深处的温热液体拍打在坚硬的上,着对方射出精水。

      这是月游今天吃到的第一股,混着他的很快就流出了。他想要赶紧去吃第二根好不容易吃到的流出去,却发现经过再一次真的没有力气再去骑下一根。

      意识到通过骑得到所有授喜神官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月游撅起了背对着神官们说:“请神官大人帮我,我大人们的精水,完成祭祀。”

      双方都是重欲的人,月游从进入月宫起就没有离过男人的,而授喜神官在进入神庙之前就会被训练,用满足大神官的一切需求。此时粗大的肏进紧窄水润的中,自然是迎合,缠绵非常。

      今天月游已经被好几根粗长的开拓过了,不过他是天生穴紧,此时除了充沛之外没有任何变得松弛的迹象。紧致的不仅让肏穴的神官更享受,他自己也享受着穴肉紧紧贴在上,随着的动作而蠕动的。

      笔趣阁()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迷欲之城(高H,男男)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yuetut.com

      

      2013年8月14日前后,一则消息保险市场:上海保险中介龙头企业的高管陈怡携巨款潜逃海外。

      应届毕业生。无论是本科还是研究生,他们当中那些无意在美国继续深造、实习、找工作的,有的甚至已经在国内找到工作的,这一群体主观和客观上都打算在暑期开始前就回国;

    原文标题:高h男男 迷欲之城(高H男男) 网址:http://www.luancen.com/a/caijing/2020/0916/234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