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岑网

    宣抚使 知乎的“”从魏则西被骗就开始了

    来源:http://www.luancen.com 发布时间:2020-11-14 点击数: 134

      “有问题,上知乎”。知乎自己的问题是不是也该解决一下了?

      如果不是知乎的回应,很多人可能还没注意到,知乎卷入了“鲍某明涉嫌性侵未成年养女”事件漩涡。

      4月13日,知乎账“知乎小管家”发布消息称,对知乎网站内“送养”相关信息进行了全面的清理,并对相关帐进行永封处置。

      

      此前,据周末报道,周末记者在知乎A上以“送养”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找到多条“送养小孩”信息。有发布相关信息的网友在头像旁边留下了自己的QQ码 。

      “鲍某明涉嫌性侵未成年养女”的开端,应该从当年鲍某明在天涯上发帖“诚信收养孩子”说起。但最后,却发现知乎成了这条儿童送养黑产链的一环。

      

      账“知乎日报”在网友评论中称“我们对违法内容一直是零容”,然而不知道“零容”的打击力度是不是跟不上,根据周末报道中的截图来看,相关帖子发布日期为2019年10月,距离目前也已半年之久,直到后才被删除。

      这还是那个“以让每个人高效获得可信赖的解答为”的知乎吗?

      知乎的A面,是以“知识问答”为主的社区;而知乎的B面,却并不那么光彩。

      比如表面上看起来是“人均985、年薪一百万”的知乎,背面却是“民间送养”信息的发布渠道:

      

      ▲周末报记者在知乎A上发现的“送养孩子”相关内容

      

      而这些送养孩子的问答,时间跨度从2017年一直到2020年。

      而除了涉嫌违法的“民间送养”之外,知乎的B面正在重蹈百度的覆辙。

      很多老用户或许还记得,知乎的一战成名源于2016年。当时,魏则西在知乎问题“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中,写出了自己患病求医的。

      2016年4月12日,在“魏则西怎么样了?”的知乎帖下,魏则西父亲用魏则西的账回复称:

      “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随即,知乎用户们痛批百度竞价排名和莆田系医院,了“魏则西事件”。

      但在百度的声浪下,很多人没注意到的是,魏则西在寻医的过程中,曾被一位知乎网友骗了一万多元。

      据封面新闻报道,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回忆称:

      一位知乎的网友告诉他(魏则西),称自己是日本的IAM大夫,可以让魏则西去东京的医院医治。“因为那个时候则西刚刚出现肺转移,就非常虚弱,我当时就跟他联系。他说国外的病历需要翻译,翻译费要5000元,我就给他打,后来他又要5000元,中间不停的给他打,一共打了1万4还是1万6。我觉得不对,让他把翻译好的病历给我,他马上就把我和则西全部拉黑了。”

      更具意味的是,在“魏则西事件”的三年后,知乎上出现了莆田系医疗。

      虽然知乎创始人、CEO周源回应,称“应该是自动化投放渠道过来的,会马上全线下掉。”

      

      作为知乎的资深用户们,看见这些时一定很。

      另外,知乎正在“”成一些人夸夸其谈、非法行医的地方。

      知乎网友@陈英锐就揭露了一个高学历、非法行医的知乎认证用户——丸。

      作为一名没有医师证的科研人员,丸通过收费、有偿指导癌症患者用药。

      

      从2019年起,就陆续有多名知乎用户举报丸“非法行医”一事。

      

      但知乎除了对举报用户禁言外,不仅对丸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惩罚,反而还在的公开致谢中提到了他。

      

      测序报告并提供临床实验信息,患者的治疗应寻求主治医生意见

      个人信息或许好改,但网友们是有记忆的,丸此举似乎坐实了当初“非法行医”的事实。

      另外,在@陈英锐揭露丸的文章里,同为知乎认证用户的武汉某医院医生曾评论丸:PUA患者的“越洋民间神医”。

      

      2、疑似帮百度的6个大V,被永久封禁;

      去年8月12日,知乎宣布完成F轮,总额 4.34亿美元,由百度和快手联合投资。

      前后四年时间,对比如此鲜明,也难怪有了知乎“”的说法。

      知乎并没有因为魏则西事件,就与百度对立。知乎是一个社区,是一个场。在内容合规的前提下,这个场是比较的。知乎用户已经超过2.2亿,每天都可以产生海量的内容。这些内容里,和的声音都存在,大家大都能够客观、大度地看待这个问题,这也并不影响大家的合作。

      “”的质疑,和知乎既要流量、又要变现有很大的关系。

      急功近利换来的是对内容品质的失控。“民间送养”的出现,也就不是偶然。

      众所周知,知乎一开始的用户画像非常清晰,大都是细分行业里的佼佼者,是一个小众精英化的,坊间也戏称知乎用户是“人均985,年薪一百万”。

      但成立七年,到2017年底时,知乎的用户只有1.2亿,知乎想要进一步扩大,就需要更多的流量。

      因此,自2018年喊出“有问题,上知乎”的口后,知乎开始进军下沉市场,大众。

      据公开数据,截至2019年1月,知乎拥有超过2.2亿用户,其中大部分为18-35岁的年轻人群。

      可以看出知乎大众确实带来了流量,一年时间用户增长超过1亿,接近成立7年的用户总数。

      但要用户、要流量的结果,就是知乎必须在内容上做,关于明星、娱乐、、情感等类型的话题越来越多,也冲击了知乎原有的社区生态。

      之前,知乎可以说是一个KOL群雄割据的“严肃知识社区”。但随着用户量骤然猛增,单人的量降低,也意味着知乎大V的影响力不再,导致了大批知乎大V的出走。

      2018年,原知乎大V“兔撕鸡”把对知乎抱有不满的大V起来,组建“KOL引擎&问答”群,准备去微博问答谋求发展。

      而在2017年时,头条系的悟空问答,也曾一口气挖走过数百位的知乎大V。

      除了流量外,知乎“”的最大根源或许是商业化。

      目前来说,知乎商业化变现的最主要的来源还是信息流。

      知乎有2.2亿的用户,其中大部分还是18-35岁的年轻人群,价值不言而喻。

      但自从开始商业化后,知乎的信息流“来者不拒”,类型包括外部、、知乎live等,的内容跨度更是五花八门,以至于最后甚至出现了莆田系医疗等。

      据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知乎的商业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达340%。

      虽然赚的确实多了,但用户体验变差了,对于知乎的口诛笔伐也越来越多。在知乎上,就有不少用户对知乎进行了问答:

      

      其次,作为内容,在知乎探索商业化的上,知识市场也是重头戏之一。

      在知识付费元年,知乎陆续推出了知乎Live、书店、付费问答等产品,后来更是糅合在一起全面升级,打造出了“知乎大学”。

      截至2019年9月,知乎已经提供了28000个知识服务产品,宣抚使8000+盐选专栏和Live、超过20000本盐选。

      “知乎大学”、“超级会员”、“盐选会员”……知乎似乎搭建起了一个庞大的知识市场,但事实上,目前还没有数据能支撑它的商业变现能力。有曾报道过,知乎知识变现的结果并不理想。宣抚使

      

      另外,知乎的商业化之上,也曾尝试过电商CHAO、MCN机构招募、主攻短视频的“即影”等。

      虽然商业变现的手段繁多,但没几个能给知乎带来明显的受益,还面临着收入来源单一的问题。

      目前,宣抚使知乎的收入来源主要还是和盐选会员。其中,占90%,成为营收增长的主力军。

      但对于知乎而言,更像是一把双刃剑,既是营收利润的现金奶牛,又是社区生态的。

      显然,在商业化探索的上,知乎已经陷入了。

      “一个社区想要规模化运转,最重要且最容易被忽视的,就是文化。流量很大不见得是什么好事,我觉得社区一定要有自己的节奏。”

      但2019年接受采访时,知乎创始人、CEO周源却表示知乎要“简化”内容社区,转而去强势运营内容。

      然而强势运营内容的知乎却对违法、低质内容视而不见,一头扎进了流量的海洋里。

      作为国内最大的“严肃知识社区”,知乎用七年搭建出了自己独一无二的社区生态,又在蒙眼狂奔的上逐渐毁掉了它。

      

      对于一家企业而言,要变现无可厚非,但守住法律的底线,商业才能继续下去,知乎可“知”乎?

      

      欢迎访问奥数网,您还可以通过手机等设备查询小学试题库、小学资源库、小升初动态、重点中学、家庭教育信息等,2020小升初我们一相伴。

      今年5月,受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影响,独龙江景区实行封闭管理。上述通告称,独龙江景区自11月15日起恢复,执行实名预约、限流、错峰制,每天限预约200人,每日通行时间为8时至18时,限运动型多用途车(SUV)、越野车及9座以下底盘较高的后驱车辆通行。

    原文标题:宣抚使 知乎的“”从魏则西被骗就开始了 网址:http://www.luancen.com/a/meiwen/2020/1114/241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