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岑网

    离婚律师电视剧 吴秀波姚晨《离婚律师》19-20集 电视剧全集1-46

    来源:http://www.luancen.com 发布时间:2020-09-20 点击数: 148

      浙江宁波某小学在期末语文考试中,出了这样一道题:“谁是你心目中的风云人物?”中列举了三个人物的主要事迹,分别是中国水稻育种专家袁隆平、美食短视频网红李子柒、获得过中国诗词大会冠军的外卖小哥雷海。试题要求学生从中推荐一人,并说明

      看完了上述的介绍,相信很多人都对怀男宝躺着的肚型是怎样的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吧,虽然说在古代人的思想里觉得只有男生才可以传接代,但是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所以不要再有这种封建的思想,而且有时候女孩子要比男孩子更懂得孝顺父母,所以生男生女要看了。

      事业有成的大律师池海东在自己的离婚案中输给了妻子的代理律师罗鹂。不相信爱情的两人, 阴错阳差之下常常代理同一个离婚案件。他们帮助离婚双方心平气和地分手,开始新的生活,甚至有时劝和要离婚的夫妻;也帮助身边的家人朋友解决各种危机。 随着案件的进展,罗鹂和池海东之间的关系,也从单纯的竞争对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两人逐渐被对方的才华和品格所吸引,两个不相信爱情的离婚律师,最终慢慢地走到了一起。

      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苗大姐之前在网上四处发贴公布罗美媛是小三,罗美媛虽然知道做小对,但还是决定苗大姐。

      董大海准备带着罗美媛参加一场慈善活动,得知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董大海赶紧劝说罗美媛,苗大姐与董大海生活了几十年,罗美媛忽然出来苗大姐的婚姻生活,董大海非常理解妻子苗大姐的心情。

      与罗美媛谈完苗大姐的事情,董大海带着罗美媛来到慈善活动现场,罗美媛脱下外衣在观众们面前展露风采。

      苗大姐拎了一桶红色油漆来到活动现场,动作迅速照准罗美媛身上泼洒油漆,罗美媛被油漆泼了个满头满脸,董大海目瞪口呆站在当场看着妻子。

      池海东向罗鹂透露了一个秘密,当初砸罗鹂子的人其实是焦艳艳,罗鹂一直以为是池海东喝醉酒砸了她的子,得知是焦艳艳所为,罗鹂赶紧归还池海东赔偿的五万元。

      当天晚上,罗鹂上门已经怀上孩子的汤美玉,汤美玉已经知道焦艳艳打砸罗鹂子的事情,罗鹂已经搬到新地点居住,提醒汤美玉不要再向焦艳艳透露她家的情况,以免焦艳艳再次上门打砸。

      两个女人谈话的时候曹走了过来,罗鹂已经怀疑曹有外遇,一见曹出现,罗鹂故意开玩笑认为曹过一会儿就得出门跟人看电影,曹见罗鹂开始怀疑他,虽然心中有些担心不安,但表面上依然扮出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

      罗鹂带着池海东来到卧室,卧室里面放着一张新床铺,罗鹂非常喜欢新床铺,当着池海东的面扑到床铺上,让罗鹂意想不到的是,床铺质量不够过硬当场塌陷下去,罗鹂猝不及防躺在床上扭伤了腰,池海东没有料到新买的床铺会蹋陷,赶紧上前搭救罗鹂。

      汤美玉顺利产下一子,池海东来医院看望汤美玉,曹也在医院照顾汤美玉,池海东看着放在小床中的婴儿,脸上升起惊叹夸汤美玉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

      好友曹已经升级成为父亲,池海东非常羡慕曹,为了体验一下当父亲的滋味,池海东提出认婴儿为干儿子,以后曹与汤美玉外出旅游,池海东就可以在家照顾干儿子享受天伦之乐。

      律师池海东(吴秀波饰)是众人羡慕的人生赢家,事业有成,婚姻美满。海东刚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为男当事人争取了很大利益。女方自己红杏出墙,却老公家庭,海东用一段视频驳得她哑口无言。海东买了新车,想给老婆焦艳艳(张萌饰)一个惊喜,就载上助手潘小刚(贾景晖饰)一起回家,打算接老婆外出吃饭。结果艳艳居然穿上睡衣和别的男人在家幽会,池海东气得夺门而出。

      艳艳找来表姐汤美玉(韩雨芹饰)哭诉,她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出轨,海东误会了自己。美玉顺便叫上了闺蜜罗郦(姚晨饰),同为大律师的罗郦艳艳,要她接受事实,就算是离婚也不,她会帮艳艳争取最大的利益。美玉告诉罗郦一个惊人的消息,她从老公曹(刘欢饰)那听说,一直和罗郦在一起的吴文辉(方中信饰)居然有老婆孩子。罗郦根本不信,可第二天她就在办公室撞见了文辉的老婆孩子。文辉给出的借口是他不坦白是害怕失去吴郦,但吴郦提出分手,并辞了职。

      吴郦和池海东,两个擅打离婚官司的事业强人,不约而同地遇到了自己感情上的问题。两人落寞地伫立窗前,从来没有发觉自己是这么的无助。罗郦找来好友美玉合伙开办了自己的律所,但刚开业就遇到债主上门催缴租,来的代理人也是奇葩的好色。海东决心和艳艳离婚,艳艳很难过,她找来罗郦做自己的代理律师。罗郦找到海东,提出要他净身出户,海东很,他决定放弃协议离婚,直接和艳艳法庭见。

      美玉怀孕了,她决定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艳艳打电话向罗郦哭诉,罗郦以艳艳为例教育美玉,女人不能因为男人的花言巧语就放弃自己的事业,男人都是靠不住的。美玉却认为女人最好的归宿就是一个爱自己的老公。找到海东聊天,当初是他介绍海东和艳艳认识的,他还是希望两人好好过,但海东说自己心意已决。海东还是好面子,他没有向透露自己和艳艳离婚的真实原因。

      艳艳的出轨对象岳群(朱刚日尧饰)给她出谋划策,要她找池海东打离婚要钱。虽然心里放不下海东,但艳艳不想人财两空,她决定演场好戏。海东载着回家,看见艳艳和自己的情夫在门口拥吻,回家将这件事告诉了美玉,美玉不信,觉得是喝醉了说胡话。

      罗郦到艳艳家商量开庭对策,艳艳还是放不下海东,她拿出两人的微信听了一晚,罗郦突然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将两人的对话拷贝了下来。录音中海东向艳艳承诺,如果自己婚姻,就听凭艳艳发落。

      罗郦到海东的律所找他谈判,希望他撤诉,她强烈了海东抛弃妻子却不想作出半点补偿,海东反驳凭什么女人才有青春,男人也有。小刚替海东不平,他差点脱口而出,是艳艳出轨在先,被海东喝住了。小刚施计拖住罗郦,他告诉罗郦艳艳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善良。海东顺利,可是他回家居然发现罗郦在自己家里。罗郦给海东买了一冰箱的食物,还亲自下厨为他做饭。罗郦在桌上劝说海东,叫他放弃诉讼,海东则追求,还告诉罗郦出轨的是他。他说艳艳的美貌已经贬值,自己却在不断地创造财富,他要追求更好的生活,罗郦觉得海东不可理喻。

      和美玉商量,婚礼要不要请海东和艳艳,美玉想给两人提供一次见面机会,帮助他们旧好,但觉得两人已经不可能。又提出了艳艳出轨的话题,美玉还是表妹这么做是有苦衷的。海东故意告诉罗郦自己在两年的婚姻中一直有外遇,罗郦觉得海东是个负心汉,两人不欢而散。

      艳艳和海东的离婚案开庭,美玉准备出庭支持自己的表妹,被了。说海东是自己的兄弟,美玉不方便表明立场。罗郦拿出前一晚和海东聊天的录音,录音中海东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有外遇。海东不承认自己有,罗郦步步紧逼,要他为自己的出轨行为付出代价。最终海东提出撤诉,他净身出户。文辉给罗郦发来微信,祝贺她打败了从未有过败诉记录的海东。罗郦听到文辉的声音,心里一阵悸动,但告诉她不能回头。

      海东和小刚聊天,其实他早知道罗郦上他家是搜集的,他故意输给罗郦,是想让艳艳彻底放手,开始新的生活。美玉和举办婚礼,美玉的父母不看好两人,美玉是悄悄成婚的。罗郦给美玉当伴娘,伴郎是的好兄弟(李晨饰),伴郎对美艳的罗郦一见钟情。海东担心与艳艳见面尴尬,让小刚给自己带礼,小刚碰巧取不出现金,只得麻烦罗郦给海东带红包。看着美玉和幸福牵手,罗郦和艳艳都若有所思。两个相爱的人,带着走进彼此的生命,与共,让人不免为之动容。艳艳是带着自己男友来的,罗郦终于发现艳艳才是出轨的那个。

      海东的事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离婚官司输了以后,老客户纷纷终止与他律所的合作。给海东一笔钱,想帮他渡过,海东了。美玉给罗郦介绍了吕晨,也就是自己婚礼的伴郎,让两人相亲。巧的是,罗郦和吕晨相亲时,海东正和助理小刚在隔壁桌谈事情。吕晨说起罗郦在法庭上大败海东的事,碰巧被海东听见,他大为光火。吕晨和罗郦非常聊得来,吕晨说的一切有关未来婚姻生活的畅想,罗郦都很中意,可是吕晨居然总结了一句万事俱备只欠离婚。原来他有老婆,正在打离婚,他想请罗郦做自己的代理律师。罗郦气得转身就走,海东却向吕晨递上名片,表示自己很有兴趣接他的案子。

      一个离婚当事人找到文辉,他推荐了罗郦,却不要当事人透露是自己介绍的。夏女士和老公十年前签署了离婚协议,却一直没有办理正式的离婚手续。夏女士的老公郑天涯找了海东做自己的代理人。郑天涯与夏女士财产共享,但夏女士要求无条件补办离婚手续,双方的谈判不欢而散。

      海东在窗边看风景,居然发现自己对面住的是罗郦,原来海东刚租的子就在罗郦隔壁。海东要天涯告诉自己全部事实,为什么夏女士说他有外遇,天涯却。夏女士告诉罗郦,天涯是个,他女儿,说离婚都是夏女士的错。海东和罗郦吃饭时偶遇,海东要罗郦帮自己约夏女士,请她在财产分配方面放松一些。正说着话,罗郦妈妈打来电话,又催她相亲,她只好将对面的海东拍下来发给妈妈,说海东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海东发现罗郦自己,要她给个说法,罗郦趁机说自己同意海东与夏女士见面,转移了话题。

      罗郦父母对海东很满意,两人对着海东的照片端详了很久。妈妈觉得海东是酷酷的帅大叔,但爸爸有点嫌弃海东年纪大。罗郦和夏女士约好去她律所面谈,海东也跟着去了。天涯趁夏芳草出门,找人去芳草的安装摄像头搜集,看见芳草生活优越,天涯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海东重申天涯的,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一半。芳草情绪激动,明明是天涯出轨在先,多年来没有尽到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现在居然还分割财产。罗郦提出,天涯如果不按照十年前的离婚协议履行义务,就天涯重婚罪。郑先生想出了一个招数,他要自己的小三和别人假结婚,避免自己被告重婚。海东拿着红酒到罗郦家,准备在出庭前探听消息。罗郦正跟妈妈讲电话,妈妈听到屋里有男人的声音,十分兴奋,正欲进一步探听消息,但罗郦挂断了电话。

      海东还是要罗郦劝夏芳草让步,给双方都留有余地。海东劝罗郦考虑到两人的女儿,不要让孩子失去爸爸,罗郦微笑了一下,没有明确。罗郦和海东正聊天,文辉突然到访,他是来给罗郦过生日的,其实罗郦自己都忘记了。罗郦将文辉赶走后心里有点难过,她让海东留下来陪自己过生日。海东给她唱了生日,罗郦许愿明天上庭要把海东打得屁滚尿流。海东不已,原来他说了这么多话罗郦根本不为所动。

      美玉的好友石姜来家看她,石姜出国多年,难得回来一趟,和美玉都很开心。晚饭后,送石姜出门,石姜对美玉和的感情很是羡慕,离别时她突然在面颊上亲了一下,很意外。

      罗郦醉酒,她将文辉送她的礼物,一枚名贵的钻石戒指含在嘴里,海东以为她吞了下去,立刻掏出电线。罗郦却突然掏出戒指,原来她是开玩笑的。可是她立刻又拿着戒指走到窗前,一把扔了出去,海东惊讶不已。他下楼仔细寻找,终于找到还给了罗郦。

      夏女士和郑先生的离婚案如期开庭,海东拿出直指夏女士十年前就有出轨史,而且离婚协议也是在夏女士以死相逼的情况下签署的。原本是天涯出轨在先,还和别人有非婚生子,可是罗郦居然被海东的惊得哑口无言。夏女士当庭情绪失控,冲上被告席厮打天涯,还大骂罗郦,海东十分得意。休庭期间,夏芳草罗郦是不是被对方了,罗郦无话可说。夏芳草来罗郦的律师楼要求退款,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文辉突然出现,将夏芳草劝走,并帮罗郦出谋划策。文辉仔细天涯的心理,他推断天涯之所以十年都没有和小三结婚,是因为不想再陷入婚姻里。罗郦文辉了解天涯,是因为他也是这样的男人。文辉很难过,他再次向罗郦,自己是喜欢她的,罗郦有些心动,但还是起身离开了。

      罗郦的手机落在出租车上,碰巧被海东拿到。罗郦妈妈和爸爸吵架,她一气之下来看罗郦。罗郦妈妈打罗郦电话却是海东接的,罗郦妈妈很开心,觉得女儿的婚事有着落了。海东联系罗郦,但罗郦因官司失利不接他电话,海东只好代替罗郦去接她妈妈。罗郦妈妈对海东很热情,这让海东有点摸不着头脑。海东将罗郦妈妈送回家,罗郦海东接触自己妈妈有什么。

      海东把手机还给罗郦,罗郦海东不要得意,自己会在接下来的庭审中好好发挥。海东偷看文辉发给罗郦的暧昧,并以此取笑她,罗郦不已。罗郦得知妈妈和爸爸吵架,拨通了罗爸爸的电话,罗妈妈在电话里大赞海东,罗郦觉得很尴尬,她试图解释自己和海东的关系,但妈妈听不进去。

      天涯的小三吴依担心自己假结婚的事被,天涯说只要她不松口,没有人能拿出。罗郦妈妈缠着罗郦打听池律师的事,罗郦说自己和池律师没有恋爱关系,罗郦妈妈还是不信。芳草向顾威抱怨罗郦不会打官司,海东将天涯塑造成了一个好男人,自己却成了方。

      罗郦妈妈买早餐,碰见晨练的海东,罗郦妈妈热情邀请海东来自己家吃饭。吴依带着孩子在公园散步,碰见一个年轻女子,两人攀谈之中,吴依得知女子的闺蜜和自己是一样的情况——跟有妇之夫在一起,对方却迟迟不肯离婚。吴依决定按照女子的,要天涯写份书承诺将来和自己结婚。罗郦妈妈欣喜地等着未来女婿上门,没想到来的不是海东,而是文辉。文辉将天涯给吴依的书交给了罗郦,原来公园里的一切都是他策划的。文辉离开时将车钥匙留给了罗郦,希望她能提升自己的门面,接到更高水平的案子。罗郦急忙下去追赶文辉,但他早已不见了踪影。罗郦有些失落,文辉总是能搅动她本已平静的心。罗郦爸爸在网上查到了海东的信息,发现海东离了婚,而且因为是方,居然净身出户,他反对罗郦和海东在一起,罗郦妈妈得知后也很惊讶。罗郦反复解释自己和海东只是同行,没有半点暧昧关系。

      海东和一起喝酒,发现婚后自己和美玉的差距越来越大,美玉对生活品质要求高,有点hold不住。罗郦妈妈又催她相亲,罗郦敷衍了过去。海东来借创可贴,罗郦妈妈说自己家什么都没有,赶走了他,罗郦妈妈让罗郦不要在不可能的人身上浪费时间。罗郦把文辉送的车和钻戒一起还了回去,文辉很受伤。夏芳草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将自己的经历写了出来,得到广大网友的广泛同情。其实文章是罗郦的,连芳草的女儿也站在了母亲这边。决定重新审核罗郦提出的新。罗郦发觉自己有怀孕症状,心情沉重。罗郦回家,发现妈妈倒在沙发上,原来是罗郦爸爸去邻居秦阿姨家吃饭,罗郦妈妈吃醋了。

      海东找罗郦聊芳草的案子,罗郦妈妈不乐意两人独处,海东不明白哪里得罪了罗郦妈妈。罗郦提出去海东家里谈。罗郦妈妈不放心,离婚律师电视剧一直在门外偷听。海东问罗郦怎么拿到天涯给小三吴依的书,罗郦表示无可奉告。罗郦将验孕棒揣在身上,结果不小心落在了海东家。海东上门还验孕棒,罗郦妈妈告诉海东,不许他私下接触罗郦。罗郦妈妈罗郦验孕棒跟她有没有关系,罗郦死不承认,还说这是池海东家不知道哪个女人落下的。

      罗郦妈妈找海东聊天,她强调罗郦年纪大了,要找一个适合她的。罗郦妈妈将验孕棒拿出来,海东说这事跟他没关系。罗郦妈妈认为海东人品有问题,做了不敢承认,海东强调自己和罗郦没有半点关系。罗郦在门外偷听,她见妈妈和海东僵持不下,冲进去大骂了海东一顿,说验孕棒不是自己的。罗郦给海东使眼色,海东只好吃了哑巴亏。可是转天两人见面,罗郦就不认验孕棒的事了,海东很无语。海东和天涯商量,他天涯与芳草和解。

      罗郦给爸爸打电话,告诉妈明天回上海。天涯突然到访,他罗郦如果不劝说芳草和自己和解,就要弄死她。罗郦提醒,如果她死了,天涯的儿女将一辈子活在自己父亲是犯的耻辱中。天涯被触动了,他向罗郦,希望罗郦放自己。罗郦被天涯的迅速转变吓了一跳。海东在楼下碰到罗郦妈妈,主动帮她将东西拿回家。

      罗郦要海东将天涯带走,在海东的劝说下,天涯灰溜溜地离开了罗郦家。芳草对罗郦的态度明显好转,现在官司完全扭转了局势,她和男友顾威打算好好谢谢罗郦。吴依找到芳草,她地要求芳草庭外和解,更对自己的小三行为没有半点羞愧。芳草表示自己要把官司打到底。海东给天涯出主意,要他去求罗郦妈妈,罗郦妈妈是劝说芳草的关键。罗郦妈妈心软,她要罗郦劝芳草和解,毕竟劝和不劝离。罗郦说自己是在芳草的利益,天涯不是。罗郦妈妈非要和海东商量怎么处理天涯的离婚官司,罗郦劝也劝不住。芳草给天涯打来电话,表示自己绝不和解,海东趁机劝说罗郦妈妈以过来人的身份找夏芳草谈谈,罗郦妈妈同意了。本来决定回上海的罗郦妈妈退掉机票,直接找到了芳草。

      罗郦妈妈劝芳草和解,毕竟是两个相爱过的人,而且要为孩子着想。只要天涯过得好,孩子将来就少些负担。芳草提出要小三给她,还要,她要争口气。小三一口答应下来,为了钱她什么都肯干。罗郦提出这样的和解要求是毫无法律依据的,万一双方有一方,都无法向法庭申请强制执行。芳草考虑了罗郦的,暂缓和解。

      罗郦故意告诉妈妈,爸爸在家里和秦阿姨打得火热,罗郦妈妈气得立刻赶回上海。罗郦问她怎么不管芳草的官司了,罗郦妈妈说管好自己老公要紧。海东接了一个新官司,当事人是他一直担任法务的老板董先生,他要求海东给自己出个主意,让自己和妻子顺利地离婚。海东问他是不是有外遇,董先生回避了这个问题。他说不想老婆,愿意把财产都分给老婆。小刚董先生骗老婆假离婚,还可以给她写个复婚承诺书,反正这种承诺书又没有法律效力。海东觉得这个主意不靠谱,只要离婚,在法律上就是真的,不存在假离婚一说。董先生却认为这个办法行得通。海东碰到董先生的侄女小叶,小叶从小就和他很熟。小叶非要开车送海东回家,她喜欢开快车,海东吓得不轻。

      吴依来芳草家,还让大头录下来,她要芳草遵守承诺给钱。芳草说自己是开玩笑的,她不会给吴依一毛钱。吴依觉得受了骗,她要芳草给自己还回来,芳草和吴依厮打起来,天涯叫来了海东和罗郦,两人决定现场给天涯和芳草调解。罗郦本来不同意调解,但海东能和解就不上法庭,罗郦同意了。芳草天涯,明明他出轨在先,为什么还要回来争财产,天涯也觉得不好意思。吴依说芳草和顾威是潘金莲和西门庆,顾威听不下去,离开了芳草家。芳草筋疲力尽,这场离婚官司已经让她伤透了心。董先生和老婆打算,他趁机提出要两人假离婚,以免除二套的个人所得税,老婆觉得这个方案有点不靠谱。董先生要用这个办法,还买后立即与老婆复婚。

      芳草向海东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她本来想给钱,但害怕顾威有想法,觉得自己和前夫天涯还有感情。董大海老婆苗锦绣还是心里不踏实,她觉得假结婚不靠谱。大海拨通了海东的电话,要他跟锦绣解释清楚,假离婚没有风险,但海东不想,他告诉锦绣最大的风险就是假戏真做,两人真的离婚。

      海东找到顾威聊天,顾威道出了自己的顾虑,他总是害怕外人对他和芳草说三道四,毕竟芳草和天涯还未正式离婚。海东劝他将自己的想法和芳草谈谈。罗郦也找到了吴依,她让吴依体谅芳草的心情,一个女人,在一起数十年的老公突然说要离婚,谁也受不了。海东和罗郦在电梯里偶遇,罗郦没有透露自己去找了吴依,海东也不承认自己找了顾威。

      岳群告诉艳艳自己和哥们儿打算合伙开一个高科技,但他没有启动资金,他要艳艳将卖了,给自己投资。岳群说自己有个朋友看中了艳艳的子,但朋友不是户口,没有指标,他要艳艳和者假结婚,拿到钱后再把子当作离婚财产分给者。海东劝说芳草跟罗郦解除了代理关系,罗郦只拿到了基本费用5000元,海东却因为帮天涯和芳草签署了调解协议,挣了0元,罗郦气不过,去海东的律所找他理论,海东说自己问心无愧,他本来可以拿到更多,罗郦却偷偷劝说吴依和天涯,让他们放弃了。董先生带着老婆来办假离婚,正好碰上罗郦接到艳艳的电话,说她要跟人假结婚。海东很激动,他要罗郦千万劝住艳艳,不要做这么没脑子的事,结婚只有真结婚,婚后对方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她。

      海东赶到会议室,董先生和老婆已经签好了离婚协议,并且办好了离婚手续。海东心里不是滋味,他觉得大海妻子很不。罗郦来艳艳家商量她要假结婚的事,罗郦告诉艳艳这事不靠谱。艳艳又想到要办假结婚证,罗郦觉得她很没脑子。董大海离婚原来是为了自己在外面的小三罗美媛,美媛已经怀孕了。美媛要大海给自己一个承诺,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罗郦告诉艳艳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和海东结婚这一件事是稳赚不赔的,如果她真的和别人领了结婚证,她就必须承担夫妻义务。艳艳很失落,她一直是全职太太,已经和脱节了,现在更是入不敷出,她需要钱。罗郦劝她重新踏入职场,艳艳请罗郦给自己介绍一份工作,罗郦问她有什么要求,艳艳说要工资高,好,最好是不用坐班的。罗郦听了觉得艳艳太不现实了,转身就走。被人,失去了工作,他很难过。

      艳艳找美玉聊天,她告诉美玉,岳群对自己很好,以前艳艳出过严重车祸,照顾她的正是岳群。艳艳心里还是放不下海东,她承认海东和岳群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去酒吧喝酒消愁,偶遇石姜,原来这间酒吧是石姜的。石姜安慰,困难总会过去的。海东从叶小姐那里得知董先生是为了小三才离婚的,他替董太太难过。田锦绣打电话给海东,问他董大海在哪里,海东说自己也不清楚。

      小叶拉着海东陪自己坐旋转木马,她告诉海东自己刚和男友分手,海东安慰她下一个更好。小叶送海东回家,在楼下被罗郦撞见,罗郦开他玩笑,对90后都下得去手,海东强调自己和小叶没有关系。

      岳群向艳艳求婚,他告诉艳艳自己会全心全意爱她,艳艳落泪,可她犹豫了,她心里还是放不下海东。小叶来看海东,她告诉海东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尽快爱上另一个人。小叶一直暗示海东,想和他在一起,海东吓得不轻,他觉得两人年龄差距太大,正巧罗郦来找海东,海东拉着她的手告诉小叶,这是他的女朋友。罗郦很不高兴,但还是决定帮海东一次。小叶男朋友打来电话,两人又和好了。艳艳找来罗郦,告诉她岳群向自己求婚了,但她还喜欢池海东,问罗郦意向如何,罗郦说亡羊补牢也不是不可。

      石姜的店里有人,碰巧来喝酒,他帮石姜摆平了,但自己却醉得不轻。小刚告诉罗郦,海东和艳艳的离婚官司是海东故意输的,罗郦还是不信。石姜告诉昨晚两人发生了关系,还说美玉不会怀疑,自己已经拿手机发了,心里很内疚。苗锦绣找到海东,她海东为什么要和董大海合伙自己。海东说自己不是有意的,但他赶到时两人已经签完了离婚协议。锦绣很难过,她不在乎钱,她只想和老公在一起,但是事情已经无法了。海东说董大海这样做,也是逼于无奈,毕竟这样是最快捷的方式。锦绣临走时气不过,顺手拿起咖啡泼了海东一身。

      岳群提议带艳艳去游泳,艳艳了,她找了个借口出门买泳衣,其实是给池海东买生日礼物。艳艳忙着出门,落下手机在家,突然闹铃提示音响了,岳群一看,提示今天是海东生日,岳群明白了为什么艳艳急着出门,他心里很不爽。

      岳群一艳艳到了商场,被艳艳发现,她成功甩掉了岳群。小叶酒醉,她又上海东家找他,小叶告诉海东自己很难过。小叶一边说话,一边服,吓得海东夺门而出,结果门被风关上了。海东没有办法,找罗郦借钱住酒店,可他穿着一身睡衣,又不太方便。海东打电话给,说他在罗郦家,还没有衣服穿,觉得两人有事。

      罗郦预定了一个蛋糕,给海东过生日,海东很。岳群在家做饭,他仔细回想艳艳的表现,觉得艳艳有事瞒着他。岳群不小心切伤了手,艳艳决定留下来陪他,不给海东过生日了。海东下厨给罗郦做了一份意面,罗郦觉得很美味。海东向罗郦打听艳艳跟她说了什么,罗郦说艳艳对他还是念念不忘。想给罗郦和海东制造机会,他故意不去接海东。罗郦问海东是不是故意输掉和艳艳的离婚官司,海东坦言,他是想把财产给艳艳,才输给罗郦的。艳艳无一技之长,很难维持生活。海东还告诉罗郦,他知道艳艳给自己带绿帽子。罗郦很难接受,原来她才是被算计的那个,她无意中帮艳艳分得了,她内心很不安。

      罗郦跟海东聊天,她告诉海东自己从小到大都是第一名,她很怕落在别人后面的那种羞辱感。海东告诉罗郦,人生输赢不重要,他现在一无所有,照样很开心。第二天一早,艳艳来海东家找他,为他过生日,没想到海东不在,只有小叶在家。小叶告诉艳艳,海东在隔壁,而艳艳发现小叶口中的海东女朋友居然就是罗郦。艳艳很难过,她一直将罗郦当成倾诉对象,结果她就是海东和自己之间的小三。

      小叶下楼遇到海东,她告诉海东自己和男友又和好了,她要回新加坡了。海东回到罗郦家,发现艳艳将罗郦家砸了,他觉得艳艳不可理喻。艳艳大骂海东,说他和罗郦合伙算计自己。罗郦回家发现家里被砸,她本想,结果海东说是他干的。他喝醉了,自己在打高尔夫,顺手就把罗郦家砸了。罗郦一巴掌打了老池。海东给打来电话,他是不是他把自己家的住址告诉艳艳的,说不是自己。要美玉打给艳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艳艳在电话里告诉美玉罗郦和海东已经同居了,她和海东离婚是罗郦计划好的。

      艳艳将一直舍不得摘下的婚戒扔进河里,她伤心地大哭。罗郦和海东聊天,她海东是有难言之隐,她怀疑海东砸了自己家是因为海东心里有疾病,受了太大的。海东一直说自己没病,罗郦将两人的对话录了下来。罗郦认为海东是故意砸了自己家,他要报复自己让他净身出户。海东向罗郦,会把罗郦家得比以前还好。罗郦问海东期间自己怎么办,海东要罗郦住酒店,费自己出。罗郦不同意,她赶海东去住酒店,自己了海东的家。晚上找海东聊天,他还是觉得罗郦和海东有暧昧。

      罗郦找不到海东家的水卡,打电话给海东,海东只好上门给罗郦找了出来。海东来得太快,身上居然还披着自己的披肩,罗郦立刻明白海东在自己家住下了。罗郦觉得让海东住在破了窗户的子比较不,她提出让海东在沙发上将就着住,海东欣然同意。晚上海东借着上厕所,将罗郦赶出了卧室,结果他上完厕所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罗郦费了好大劲才将他重新赶回客厅。

      苗锦绣冲上罗美媛的,大骂她是小三狐狸精,美媛心里有些难过。小刚打电话催海东上班,海东说自己感冒,要小刚应付。锦绣来海东律所找海东算账,海东不在,她只好找小刚理论。小刚说他们律师没有责任,锦绣气不过,打了小刚一顿。海东和罗郦一起去挑家具,罗郦看见什么都想要,海东十分肉疼。

      罗郦看上一张高档床,海东很心疼钱,罗郦要买,还说自己单身,再不买张好床犒劳自己,就太悲哀了,海东只得同意。海东打电话给,他要找的哥们儿给罗郦做一张床,这样就能既省钱又看不出来。责怪艳艳不该把罗郦家砸了,而且罗郦和海东都是单身,人俩在一起天经地义,艳艳也无话可说,她说自己对海东真的了。

      锦绣找人在网上将罗美媛的信息公布了出来,网友都骂她是狐狸精。董大海找到锦绣,锦绣说自己陪着大海从地下室一步步熬过来,等到他功成名就,就把自己踹了。大海也很无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是这样的结局。罗郦买了很多菜,打算犒劳海东,给他做火锅吃。海东感冒加重,他打算上医院打点滴,罗郦告诉他自己就会治感冒。她给海东拔了火罐,海东症状有所缓解,但是罗郦和海东聊着天,就忘了手上的火,结果把海东的背烧伤了。

      还是没找到工作,他一直瞒着美玉,压力很大。晚上海东上完厕所,忘记了回沙发睡觉,结果第二天他醒来,发现自己和罗郦躺在一张床上,吓了一跳。海东偷偷爬回客厅,他不知道其实罗郦早就醒了,看着他滑稽的样子,罗郦笑个不停。海东出门买早餐回来,罗郦在饭桌上说要把床让给海东,让他一个病人睡沙发她于心不。美媛找到罗郦,她要锦绣她的隐私权和名誉权,罗郦表示她的律所不接这种案子。

      岳群带艳艳去游泳,艳艳穿上了海东给自己买的泳衣,岳群脾气,艳艳觉得他小题大做。岳群将艳艳的头按入水中,幸好旁边有人及时了他的疯狂举动。岳群扔下艳艳一个人走了。

      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苗大姐之前在网上四处发贴公布罗美媛是小三,罗美媛虽然知道做小对,但还是决定苗大姐。

      董大海准备带着罗美媛参加一场慈善活动,得知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董大海赶紧劝说罗美媛,苗大姐与董大海生活了几十年,罗美媛忽然出来苗大姐的婚姻生活,董大海非常理解妻子苗大姐的心情。

      与罗美媛谈完苗大姐的事情,董大海带着罗美媛来到慈善活动现场,离婚律师电视剧罗美媛脱下外衣在观众们面前展露风采。

      苗大姐拎了一桶红色油漆来到活动现场,动作迅速照准罗美媛身上泼洒油漆,罗美媛被油漆泼了个满头满脸,董大海目瞪口呆站在当场看着妻子。

      池海东向罗鹂透露了一个秘密,当初砸罗鹂子的人其实是焦艳艳,罗鹂一直以为是池海东喝醉酒砸了她的子,得知是焦艳艳所为,罗鹂赶紧归还池海东赔偿的五万元。

      当天晚上,罗鹂上门已经怀上孩子的汤美玉,汤美玉已经知道焦艳艳打砸罗鹂子的事情,罗鹂已经搬到新地点居住,提醒汤美玉不要再向焦艳艳透露她家的情况,以免焦艳艳再次上门打砸。

      两个女人谈话的时候曹走了过来,罗鹂已经怀疑曹有外遇,一见曹出现,罗鹂故意开玩笑认为曹过一会儿就得出门跟人看电影,曹见罗鹂开始怀疑他,虽然心中有些担心不安,但表面上依然扮出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

      罗鹂带着池海东来到卧室,卧室里面放着一张新床铺,罗鹂非常喜欢新床铺,当着池海东的面扑到床铺上,让罗鹂意想不到的是,床铺质量不够过硬当场塌陷下去,罗鹂猝不及防躺在床上扭伤了腰,池海东没有料到新买的床铺会蹋陷,赶紧上前搭救罗鹂。

      汤美玉顺利产下一子,池海东来医院看望汤美玉,曹也在医院照顾汤美玉,池海东看着放在小床中的婴儿,脸上升起惊叹夸汤美玉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

      好友曹已经升级成为父亲,池海东非常羡慕曹,为了体验一下当父亲的滋味,池海东提出认婴儿为干儿子,以后曹与汤美玉外出旅游,池海东就可以在家照顾干儿子享受天伦之乐。

      声明:凡注明为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事业有成的大律师池海东在自己的离婚案中输给了妻子的代理律师罗鹂。不相信爱情的两人, 阴错阳差之下常常代理同一个离婚案件。他们帮助离婚双方心平气和地分手,开始新的生活,甚至有时劝和要离婚的夫妻;也帮助身边的家人朋友解决各种危机。 随着案件的进展,罗鹂和池海东之间的关系,也从单纯的竞争对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两人逐渐被对方的才华和品格所吸引,两个不相信爱情的离婚律师,最终慢慢地走到了一起。

      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苗大姐之前在网上四处发贴公布罗美媛是小三,罗美媛虽然知道做小对,但还是决定苗大姐。

      董大海准备带着罗美媛参加一场慈善活动,得知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董大海赶紧劝说罗美媛,苗大姐与董大海生活了几十年,罗美媛忽然出来苗大姐的婚姻生活,董大海非常理解妻子苗大姐的心情。

      与罗美媛谈完苗大姐的事情,董大海带着罗美媛来到慈善活动现场,罗美媛脱下外衣在观众们面前展露风采。

      苗大姐拎了一桶红色油漆来到活动现场,动作迅速照准罗美媛身上泼洒油漆,罗美媛被油漆泼了个满头满脸,董大海目瞪口呆站在当场看着妻子。

      池海东向罗鹂透露了一个秘密,当初砸罗鹂子的人其实是焦艳艳,罗鹂一直以为是池海东喝醉酒砸了她的子,得知是焦艳艳所为,罗鹂赶紧归还池海东赔偿的五万元。

      当天晚上,罗鹂上门已经怀上孩子的汤美玉,汤美玉已经知道焦艳艳打砸罗鹂子的事情,罗鹂已经搬到新地点居住,提醒汤美玉不要再向焦艳艳透露她家的情况,以免焦艳艳再次上门打砸。

      两个女人谈话的时候曹走了过来,罗鹂已经怀疑曹有外遇,一见曹出现,罗鹂故意开玩笑认为曹过一会儿就得出门跟人看电影,曹见罗鹂开始怀疑他,虽然心中有些担心不安,但表面上依然扮出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

      罗鹂带着池海东来到卧室,卧室里面放着一张新床铺,罗鹂非常喜欢新床铺,当着池海东的面扑到床铺上,让罗鹂意想不到的是,床铺质量不够过硬当场塌陷下去,罗鹂猝不及防躺在床上扭伤了腰,池海东没有料到新买的床铺会蹋陷,赶紧上前搭救罗鹂。

      汤美玉顺利产下一子,池海东来医院看望汤美玉,曹也在医院照顾汤美玉,池海东看着放在小床中的婴儿,脸上升起惊叹夸汤美玉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

      好友曹已经升级成为父亲,池海东非常羡慕曹,为了体验一下当父亲的滋味,池海东提出认婴儿为干儿子,以后曹与汤美玉外出旅游,池海东就可以在家照顾干儿子享受天伦之乐。

      律师池海东(吴秀波饰)是众人羡慕的人生赢家,事业有成,婚姻美满。海东刚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为男当事人争取了很大利益。女方自己红杏出墙,却老公家庭,海东用一段视频驳得她哑口无言。海东买了新车,想给老婆焦艳艳(张萌饰)一个惊喜,就载上助手潘小刚(贾景晖饰)一起回家,打算接老婆外出吃饭。结果艳艳居然穿上睡衣和别的男人在家幽会,池海东气得夺门而出。

      艳艳找来表姐汤美玉(韩雨芹饰)哭诉,她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出轨,海东误会了自己。美玉顺便叫上了闺蜜罗郦(姚晨饰),同为大律师的罗郦艳艳,要她接受事实,就算是离婚也不,她会帮艳艳争取最大的利益。美玉告诉罗郦一个惊人的消息,她从老公曹(刘欢饰)那听说,一直和罗郦在一起的吴文辉(方中信饰)居然有老婆孩子。罗郦根本不信,可第二天她就在办公室撞见了文辉的老婆孩子。文辉给出的借口是他不坦白是害怕失去吴郦,但吴郦提出分手,并辞了职。

      吴郦和池海东,两个擅打离婚官司的事业强人,不约而同地遇到了自己感情上的问题。两人落寞地伫立窗前,从来没有发觉自己是这么的无助。罗郦找来好友美玉合伙开办了自己的律所,但刚开业就遇到债主上门催缴租,来的代理人也是奇葩的好色。海东决心和艳艳离婚,艳艳很难过,她找来罗郦做自己的代理律师。罗郦找到海东,提出要他净身出户,海东很,他决定放弃协议离婚,直接和艳艳法庭见。

      美玉怀孕了,她决定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艳艳打电话向罗郦哭诉,罗郦以艳艳为例教育美玉,女人不能因为男人的花言巧语就放弃自己的事业,男人都是靠不住的。美玉却认为女人最好的归宿就是一个爱自己的老公。找到海东聊天,当初是他介绍海东和艳艳认识的,他还是希望两人好好过,但海东说自己心意已决。海东还是好面子,他没有向透露自己和艳艳离婚的真实原因。

      艳艳的出轨对象岳群(朱刚日尧饰)给她出谋划策,要她找池海东打离婚要钱。虽然心里放不下海东,但艳艳不想人财两空,她决定演场好戏。海东载着回家,看见艳艳和自己的情夫在门口拥吻,回家将这件事告诉了美玉,美玉不信,觉得是喝醉了说胡话。

      罗郦到艳艳家商量开庭对策,艳艳还是放不下海东,她拿出两人的微信听了一晚,罗郦突然听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将两人的对话拷贝了下来。录音中海东向艳艳承诺,如果自己婚姻,就听凭艳艳发落。

      罗郦到海东的律所找他谈判,希望他撤诉,她强烈了海东抛弃妻子却不想作出半点补偿,海东反驳凭什么女人才有青春,男人也有。小刚替海东不平,他差点脱口而出,是艳艳出轨在先,被海东喝住了。小刚施计拖住罗郦,他告诉罗郦艳艳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善良。海东顺利,可是他回家居然发现罗郦在自己家里。罗郦给海东买了一冰箱的食物,还亲自下厨为他做饭。罗郦在桌上劝说海东,叫他放弃诉讼,海东则追求,还告诉罗郦出轨的是他。他说艳艳的美貌已经贬值,自己却在不断地创造财富,他要追求更好的生活,罗郦觉得海东不可理喻。

      和美玉商量,婚礼要不要请海东和艳艳,美玉想给两人提供一次见面机会,帮助他们旧好,但觉得两人已经不可能。又提出了艳艳出轨的话题,美玉还是表妹这么做是有苦衷的。海东故意告诉罗郦自己在两年的婚姻中一直有外遇,罗郦觉得海东是个负心汉,两人不欢而散。

      艳艳和海东的离婚案开庭,美玉准备出庭支持自己的表妹,被了。说海东是自己的兄弟,美玉不方便表明立场。罗郦拿出前一晚和海东聊天的录音,录音中海东直言不讳地说自己有外遇。海东不承认自己有,罗郦步步紧逼,要他为自己的出轨行为付出代价。最终海东提出撤诉,他净身出户。文辉给罗郦发来微信,祝贺她打败了从未有过败诉记录的海东。罗郦听到文辉的声音,心里一阵悸动,但告诉她不能回头。

      海东和小刚聊天,其实他早知道罗郦上他家是搜集的,他故意输给罗郦,是想让艳艳彻底放手,开始新的生活。美玉和举办婚礼,美玉的父母不看好两人,美玉是悄悄成婚的。罗郦给美玉当伴娘,伴郎是的好兄弟(李晨饰),伴郎对美艳的罗郦一见钟情。海东担心与艳艳见面尴尬,让小刚给自己带礼,小刚碰巧取不出现金,只得麻烦罗郦给海东带红包。看着美玉和幸福牵手,罗郦和艳艳都若有所思。两个相爱的人,带着走进彼此的生命,与共,让人不免为之动容。艳艳是带着自己男友来的,罗郦终于发现艳艳才是出轨的那个。

      海东的事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离婚官司输了以后,老客户纷纷终止与他律所的合作。给海东一笔钱,想帮他渡过,海东了。美玉给罗郦介绍了吕晨,也就是自己婚礼的伴郎,让两人相亲。巧的是,罗郦和吕晨相亲时,海东正和助理小刚在隔壁桌谈事情。吕晨说起罗郦在法庭上大败海东的事,碰巧被海东听见,他大为光火。吕晨和罗郦非常聊得来,吕晨说的一切有关未来婚姻生活的畅想,罗郦都很中意,可是吕晨居然总结了一句万事俱备只欠离婚。原来他有老婆,正在打离婚,他想请罗郦做自己的代理律师。罗郦气得转身就走,海东却向吕晨递上名片,表示自己很有兴趣接他的案子。

      一个离婚当事人找到文辉,他推荐了罗郦,却不要当事人透露是自己介绍的。夏女士和老公十年前签署了离婚协议,却一直没有办理正式的离婚手续。夏女士的老公郑天涯找了海东做自己的代理人。郑天涯与夏女士财产共享,但夏女士要求无条件补办离婚手续,双方的谈判不欢而散。

      海东在窗边看风景,居然发现自己对面住的是罗郦,原来海东刚租的子就在罗郦隔壁。海东要天涯告诉自己全部事实,为什么夏女士说他有外遇,天涯却。夏女士告诉罗郦,天涯是个,他女儿,说离婚都是夏女士的错。海东和罗郦吃饭时偶遇,海东要罗郦帮自己约夏女士,请她在财产分配方面放松一些。正说着话,罗郦妈妈打来电话,又催她相亲,她只好将对面的海东拍下来发给妈妈,说海东就是自己的相亲对象。海东发现罗郦自己,要她给个说法,罗郦趁机说自己同意海东与夏女士见面,转移了话题。

      罗郦父母对海东很满意,两人对着海东的照片端详了很久。妈妈觉得海东是酷酷的帅大叔,但爸爸有点嫌弃海东年纪大。罗郦和夏女士约好去她律所面谈,海东也跟着去了。天涯趁夏芳草出门,找人去芳草的安装摄像头搜集,看见芳草生活优越,天涯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海东重申天涯的,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一半。芳草情绪激动,明明是天涯出轨在先,多年来没有尽到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现在居然还分割财产。罗郦提出,天涯如果不按照十年前的离婚协议履行义务,就天涯重婚罪。郑先生想出了一个招数,他要自己的小三和别人假结婚,避免自己被告重婚。海东拿着红酒到罗郦家,准备在出庭前探听消息。罗郦正跟妈妈讲电话,妈妈听到屋里有男人的声音,十分兴奋,正欲进一步探听消息,但罗郦挂断了电话。

      海东还是要罗郦劝夏芳草让步,给双方都留有余地。海东劝罗郦考虑到两人的女儿,不要让孩子失去爸爸,罗郦微笑了一下,没有明确。罗郦和海东正聊天,文辉突然到访,他是来给罗郦过生日的,其实罗郦自己都忘记了。罗郦将文辉赶走后心里有点难过,她让海东留下来陪自己过生日。海东给她唱了生日,罗郦许愿明天上庭要把海东打得屁滚尿流。海东不已,原来他说了这么多话罗郦根本不为所动。

      美玉的好友石姜来家看她,石姜出国多年,难得回来一趟,和美玉都很开心。晚饭后,送石姜出门,石姜对美玉和的感情很是羡慕,离别时她突然在面颊上亲了一下,很意外。

      罗郦醉酒,她将文辉送她的礼物,一枚名贵的钻石戒指含在嘴里,海东以为她吞了下去,立刻掏出电线。罗郦却突然掏出戒指,原来她是开玩笑的。可是她立刻又拿着戒指走到窗前,一把扔了出去,海东惊讶不已。他下楼仔细寻找,终于找到还给了罗郦。

      夏女士和郑先生的离婚案如期开庭,海东拿出直指夏女士十年前就有出轨史,而且离婚协议也是在夏女士以死相逼的情况下签署的。原本是天涯出轨在先,还和别人有非婚生子,可是罗郦居然被海东的惊得哑口无言。夏女士当庭情绪失控,冲上被告席厮打天涯,还大骂罗郦,海东十分得意。休庭期间,夏芳草罗郦是不是被对方了,罗郦无话可说。夏芳草来罗郦的律师楼要求退款,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文辉突然出现,将夏芳草劝走,并帮罗郦出谋划策。文辉仔细天涯的心理,他推断天涯之所以十年都没有和小三结婚,是因为不想再陷入婚姻里。罗郦文辉了解天涯,是因为他也是这样的男人。文辉很难过,他再次向罗郦,自己是喜欢她的,罗郦有些心动,但还是起身离开了。

      罗郦的手机落在出租车上,碰巧被海东拿到。罗郦妈妈和爸爸吵架,她一气之下来看罗郦。罗郦妈妈打罗郦电话却是海东接的,罗郦妈妈很开心,觉得女儿的婚事有着落了。海东联系罗郦,但罗郦因官司失利不接他电话,海东只好代替罗郦去接她妈妈。罗郦妈妈对海东很热情,这让海东有点摸不着头脑。海东将罗郦妈妈送回家,罗郦海东接触自己妈妈有什么。

      海东把手机还给罗郦,罗郦海东不要得意,自己会在接下来的庭审中好好发挥。海东偷看文辉发给罗郦的暧昧,并以此取笑她,罗郦不已。罗郦得知妈妈和爸爸吵架,拨通了罗爸爸的电话,罗妈妈在电话里大赞海东,罗郦觉得很尴尬,她试图解释自己和海东的关系,但妈妈听不进去。

      天涯的小三吴依担心自己假结婚的事被,天涯说只要她不松口,没有人能拿出。罗郦妈妈缠着罗郦打听池律师的事,罗郦说自己和池律师没有恋爱关系,罗郦妈妈还是不信。芳草向顾威抱怨罗郦不会打官司,海东将天涯塑造成了一个好男人,自己却成了方。

      罗郦妈妈买早餐,碰见晨练的海东,罗郦妈妈热情邀请海东来自己家吃饭。吴依带着孩子在公园散步,碰见一个年轻女子,两人攀谈之中,吴依得知女子的闺蜜和自己是一样的情况——跟有妇之夫在一起,对方却迟迟不肯离婚。吴依决定按照女子的,要天涯写份书承诺将来和自己结婚。罗郦妈妈欣喜地等着未来女婿上门,没想到来的不是海东,而是文辉。文辉将天涯给吴依的书交给了罗郦,原来公园里的一切都是他策划的。文辉离开时将车钥匙留给了罗郦,希望她能提升自己的门面,接到更高水平的案子。罗郦急忙下去追赶文辉,但他早已不见了踪影。罗郦有些失落,文辉总是能搅动她本已平静的心。罗郦爸爸在网上查到了海东的信息,发现海东离了婚,而且因为是方,居然净身出户,他反对罗郦和海东在一起,罗郦妈妈得知后也很惊讶。罗郦反复解释自己和海东只是同行,没有半点暧昧关系。

      海东和一起喝酒,发现婚后自己和美玉的差距越来越大,美玉对生活品质要求高,有点hold不住。罗郦妈妈又催她相亲,罗郦敷衍了过去。海东来借创可贴,罗郦妈妈说自己家什么都没有,赶走了他,罗郦妈妈让罗郦不要在不可能的人身上浪费时间。罗郦把文辉送的车和钻戒一起还了回去,文辉很受伤。夏芳草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将自己的经历写了出来,得到广大网友的广泛同情。其实文章是罗郦的,连芳草的女儿也站在了母亲这边。决定重新审核罗郦提出的新。罗郦发觉自己有怀孕症状,心情沉重。罗郦回家,发现妈妈倒在沙发上,原来是罗郦爸爸去邻居秦阿姨家吃饭,罗郦妈妈吃醋了。

      海东找罗郦聊芳草的案子,罗郦妈妈不乐意两人独处,海东不明白哪里得罪了罗郦妈妈。罗郦提出去海东家里谈。罗郦妈妈不放心,一直在门外偷听。海东问罗郦怎么拿到天涯给小三吴依的书,罗郦表示无可奉告。罗郦将验孕棒揣在身上,结果不小心落在了海东家。海东上门还验孕棒,罗郦妈妈告诉海东,不许他私下接触罗郦。罗郦妈妈罗郦验孕棒跟她有没有关系,罗郦死不承认,还说这是池海东家不知道哪个女人落下的。

      罗郦妈妈找海东聊天,她强调罗郦年纪大了,要找一个适合她的。罗郦妈妈将验孕棒拿出来,海东说这事跟他没关系。罗郦妈妈认为海东人品有问题,做了不敢承认,海东强调自己和罗郦没有半点关系。罗郦在门外偷听,她见妈妈和海东僵持不下,冲进去大骂了海东一顿,说验孕棒不是自己的。罗郦给海东使眼色,海东只好吃了哑巴亏。可是转天两人见面,罗郦就不认验孕棒的事了,海东很无语。海东和天涯商量,他天涯与芳草和解。

      罗郦给爸爸打电话,告诉妈明天回上海。天涯突然到访,他罗郦如果不劝说芳草和自己和解,就要弄死她。罗郦提醒,如果她死了,天涯的儿女将一辈子活在自己父亲是犯的耻辱中。天涯被触动了,他向罗郦,希望罗郦放自己。罗郦被天涯的迅速转变吓了一跳。海东在楼下碰到罗郦妈妈,主动帮她将东西拿回家。

      罗郦要海东将天涯带走,在海东的劝说下,天涯灰溜溜地离开了罗郦家。芳草对罗郦的态度明显好转,现在官司完全扭转了局势,她和男友顾威打算好好谢谢罗郦。吴依找到芳草,她地要求芳草庭外和解,更对自己的小三行为没有半点羞愧。芳草表示自己要把官司打到底。海东给天涯出主意,要他去求罗郦妈妈,罗郦妈妈是劝说芳草的关键。罗郦妈妈心软,她要罗郦劝芳草和解,毕竟劝和不劝离。罗郦说自己是在芳草的利益,天涯不是。罗郦妈妈非要和海东商量怎么处理天涯的离婚官司,罗郦劝也劝不住。芳草给天涯打来电话,表示自己绝不和解,海东趁机劝说罗郦妈妈以过来人的身份找夏芳草谈谈,罗郦妈妈同意了。本来决定回上海的罗郦妈妈退掉机票,直接找到了芳草。

      罗郦妈妈劝芳草和解,毕竟是两个相爱过的人,而且要为孩子着想。只要天涯过得好,孩子将来就少些负担。芳草提出要小三给她,还要,她要争口气。小三一口答应下来,为了钱她什么都肯干。罗郦提出这样的和解要求是毫无法律依据的,万一双方有一方,都无法向法庭申请强制执行。芳草考虑了罗郦的,暂缓和解。

      罗郦故意告诉妈妈,爸爸在家里和秦阿姨打得火热,罗郦妈妈气得立刻赶回上海。罗郦问她怎么不管芳草的官司了,罗郦妈妈说管好自己老公要紧。海东接了一个新官司,当事人是他一直担任法务的老板董先生,他要求海东给自己出个主意,让自己和妻子顺利地离婚。海东问他是不是有外遇,董先生回避了这个问题。他说不想老婆,愿意把财产都分给老婆。小刚董先生骗老婆假离婚,还可以给她写个复婚承诺书,反正这种承诺书又没有法律效力。海东觉得这个主意不靠谱,只要离婚,在法律上就是真的,不存在假离婚一说。董先生却认为这个办法行得通。海东碰到董先生的侄女小叶,小叶从小就和他很熟。小叶非要开车送海东回家,她喜欢开快车,海东吓得不轻。

      吴依来芳草家,还让大头录下来,她要芳草遵守承诺给钱。芳草说自己是开玩笑的,她不会给吴依一毛钱。吴依觉得受了骗,她要芳草给自己还回来,芳草和吴依厮打起来,天涯叫来了海东和罗郦,两人决定现场给天涯和芳草调解。罗郦本来不同意调解,但海东能和解就不上法庭,罗郦同意了。芳草天涯,明明他出轨在先,为什么还要回来争财产,天涯也觉得不好意思。吴依说芳草和顾威是潘金莲和西门庆,顾威听不下去,离开了芳草家。芳草筋疲力尽,这场离婚官司已经让她伤透了心。董先生和老婆打算,他趁机提出要两人假离婚,以免除二套的个人所得税,老婆觉得这个方案有点不靠谱。董先生要用这个办法,还买后立即与老婆复婚。

      芳草向海东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她本来想给钱,但害怕顾威有想法,觉得自己和前夫天涯还有感情。董大海老婆苗锦绣还是心里不踏实,她觉得假结婚不靠谱。大海拨通了海东的电话,要他跟锦绣解释清楚,假离婚没有风险,但海东不想,他告诉锦绣最大的风险就是假戏真做,两人真的离婚。

      海东找到顾威聊天,顾威道出了自己的顾虑,他总是害怕外人对他和芳草说三道四,毕竟芳草和天涯还未正式离婚。海东劝他将自己的想法和芳草谈谈。罗郦也找到了吴依,她让吴依体谅芳草的心情,一个女人,在一起数十年的老公突然说要离婚,谁也受不了。海东和罗郦在电梯里偶遇,罗郦没有透露自己去找了吴依,海东也不承认自己找了顾威。

      岳群告诉艳艳自己和哥们儿打算合伙开一个高科技,但他没有启动资金,他要艳艳将卖了,给自己投资。岳群说自己有个朋友看中了艳艳的子,但朋友不是户口,没有指标,他要艳艳和者假结婚,拿到钱后再把子当作离婚财产分给者。海东劝说芳草跟罗郦解除了代理关系,罗郦只拿到了基本费用5000元,海东却因为帮天涯和芳草签署了调解协议,挣了0元,罗郦气不过,去海东的律所找他理论,海东说自己问心无愧,他本来可以拿到更多,罗郦却偷偷劝说吴依和天涯,让他们放弃了。董先生带着老婆来办假离婚,正好碰上罗郦接到艳艳的电话,说她要跟人假结婚。海东很激动,他要罗郦千万劝住艳艳,不要做这么没脑子的事,结婚只有真结婚,婚后对方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她。

      海东赶到会议室,董先生和老婆已经签好了离婚协议,并且办好了离婚手续。海东心里不是滋味,他觉得大海妻子很不。罗郦来艳艳家商量她要假结婚的事,罗郦告诉艳艳这事不靠谱。艳艳又想到要办假结婚证,罗郦觉得她很没脑子。董大海离婚原来是为了自己在外面的小三罗美媛,美媛已经怀孕了。美媛要大海给自己一个承诺,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罗郦告诉艳艳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和海东结婚这一件事是稳赚不赔的,如果她真的和别人领了结婚证,她就必须承担夫妻义务。艳艳很失落,她一直是全职太太,已经和脱节了,现在更是入不敷出,她需要钱。罗郦劝她重新踏入职场,艳艳请罗郦给自己介绍一份工作,罗郦问她有什么要求,艳艳说要工资高,好,最好是不用坐班的。罗郦听了觉得艳艳太不现实了,转身就走。被人,失去了工作,他很难过。

      艳艳找美玉聊天,她告诉美玉,岳群对自己很好,以前艳艳出过严重车祸,照顾她的正是岳群。艳艳心里还是放不下海东,她承认海东和岳群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去酒吧喝酒消愁,偶遇石姜,原来这间酒吧是石姜的。石姜安慰,困难总会过去的。海东从叶小姐那里得知董先生是为了小三才离婚的,他替董太太难过。田锦绣打电话给海东,问他董大海在哪里,海东说自己也不清楚。

      小叶拉着海东陪自己坐旋转木马,她告诉海东自己刚和男友分手,海东安慰她下一个更好。小叶送海东回家,在楼下被罗郦撞见,罗郦开他玩笑,对90后都下得去手,海东强调自己和小叶没有关系。

      岳群向艳艳求婚,他告诉艳艳自己会全心全意爱她,离婚律师电视剧艳艳落泪,可她犹豫了,她心里还是放不下海东。小叶来看海东,她告诉海东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尽快爱上另一个人。小叶一直暗示海东,想和他在一起,海东吓得不轻,他觉得两人年龄差距太大,正巧罗郦来找海东,海东拉着她的手告诉小叶,这是他的女朋友。罗郦很不高兴,但还是决定帮海东一次。小叶男朋友打来电话,两人又和好了。艳艳找来罗郦,告诉她岳群向自己求婚了,但她还喜欢池海东,问罗郦意向如何,罗郦说亡羊补牢也不是不可。

      石姜的店里有人,碰巧来喝酒,他帮石姜摆平了,但自己却醉得不轻。小刚告诉罗郦,海东和艳艳的离婚官司是海东故意输的,罗郦还是不信。石姜告诉昨晚两人发生了关系,还说美玉不会怀疑,自己已经拿手机发了,心里很内疚。苗锦绣找到海东,她海东为什么要和董大海合伙自己。海东说自己不是有意的,但他赶到时两人已经签完了离婚协议。锦绣很难过,她不在乎钱,她只想和老公在一起,但是事情已经无法了。海东说董大海这样做,也是逼于无奈,毕竟这样是最快捷的方式。锦绣临走时气不过,顺手拿起咖啡泼了海东一身。

      岳群提议带艳艳去游泳,艳艳了,她找了个借口出门买泳衣,其实是给池海东买生日礼物。艳艳忙着出门,落下手机在家,突然闹铃提示音响了,岳群一看,提示今天是海东生日,岳群明白了为什么艳艳急着出门,他心里很不爽。

      岳群一艳艳到了商场,被艳艳发现,她成功甩掉了岳群。小叶酒醉,她又上海东家找他,小叶告诉海东自己很难过。小叶一边说话,一边服,吓得海东夺门而出,结果门被风关上了。海东没有办法,找罗郦借钱住酒店,可他穿着一身睡衣,又不太方便。海东打电话给,说他在罗郦家,还没有衣服穿,觉得两人有事。

      罗郦预定了一个蛋糕,给海东过生日,海东很。岳群在家做饭,他仔细回想艳艳的表现,觉得艳艳有事瞒着他。岳群不小心切伤了手,艳艳决定留下来陪他,不给海东过生日了。海东下厨给罗郦做了一份意面,罗郦觉得很美味。海东向罗郦打听艳艳跟她说了什么,罗郦说艳艳对他还是念念不忘。想给罗郦和海东制造机会,他故意不去接海东。罗郦问海东是不是故意输掉和艳艳的离婚官司,海东坦言,他是想把财产给艳艳,才输给罗郦的。艳艳无一技之长,很难维持生活。海东还告诉罗郦,他知道艳艳给自己带绿帽子。罗郦很难接受,原来她才是被算计的那个,她无意中帮艳艳分得了,她内心很不安。

      罗郦跟海东聊天,她告诉海东自己从小到大都是第一名,她很怕落在别人后面的那种羞辱感。海东告诉罗郦,人生输赢不重要,他现在一无所有,照样很开心。第二天一早,艳艳来海东家找他,为他过生日,没想到海东不在,只有小叶在家。小叶告诉艳艳,海东在隔壁,而艳艳发现小叶口中的海东女朋友居然就是罗郦。艳艳很难过,她一直将罗郦当成倾诉对象,结果她就是海东和自己之间的小三。

      小叶下楼遇到海东,她告诉海东自己和男友又和好了,她要回新加坡了。海东回到罗郦家,发现艳艳将罗郦家砸了,他觉得艳艳不可理喻。艳艳大骂海东,说他和罗郦合伙算计自己。罗郦回家发现家里被砸,她本想,结果海东说是他干的。他喝醉了,自己在打高尔夫,顺手就把罗郦家砸了。罗郦一巴掌打了老池。海东给打来电话,他是不是他把自己家的住址告诉艳艳的,说不是自己。要美玉打给艳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艳艳在电话里告诉美玉罗郦和海东已经同居了,她和海东离婚是罗郦计划好的。

      艳艳将一直舍不得摘下的婚戒扔进河里,她伤心地大哭。罗郦和海东聊天,她海东是有难言之隐,她怀疑海东砸了自己家是因为海东心里有疾病,受了太大的。海东一直说自己没病,罗郦将两人的对话录了下来。罗郦认为海东是故意砸了自己家,他要报复自己让他净身出户。海东向罗郦,会把罗郦家得比以前还好。罗郦问海东期间自己怎么办,海东要罗郦住酒店,费自己出。罗郦不同意,她赶海东去住酒店,自己了海东的家。晚上找海东聊天,他还是觉得罗郦和海东有暧昧。

      罗郦找不到海东家的水卡,打电话给海东,海东只好上门给罗郦找了出来。海东来得太快,身上居然还披着自己的披肩,罗郦立刻明白海东在自己家住下了。罗郦觉得让海东住在破了窗户的子比较不,她提出让海东在沙发上将就着住,海东欣然同意。晚上海东借着上厕所,将罗郦赶出了卧室,结果他上完厕所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罗郦费了好大劲才将他重新赶回客厅。

      苗锦绣冲上罗美媛的,大骂她是小三狐狸精,美媛心里有些难过。小刚打电话催海东上班,海东说自己感冒,要小刚应付。锦绣来海东律所找海东算账,海东不在,她只好找小刚理论。小刚说他们律师没有责任,锦绣气不过,打了小刚一顿。海东和罗郦一起去挑家具,罗郦看见什么都想要,海东十分肉疼。

      罗郦看上一张高档床,海东很心疼钱,罗郦要买,还说自己单身,再不买张好床犒劳自己,就太悲哀了,海东只得同意。海东打电话给,他要找的哥们儿给罗郦做一张床,这样就能既省钱又看不出来。责怪艳艳不该把罗郦家砸了,而且罗郦和海东都是单身,人俩在一起天经地义,艳艳也无话可说,她说自己对海东真的了。

      锦绣找人在网上将罗美媛的信息公布了出来,网友都骂她是狐狸精。董大海找到锦绣,锦绣说自己陪着大海从地下室一步步熬过来,等到他功成名就,就把自己踹了。大海也很无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会是这样的结局。罗郦买了很多菜,打算犒劳海东,给他做火锅吃。海东感冒加重,他打算上医院打点滴,罗郦告诉他自己就会治感冒。她给海东拔了火罐,海东症状有所缓解,但是罗郦和海东聊着天,就忘了手上的火,结果把海东的背烧伤了。

      还是没找到工作,他一直瞒着美玉,压力很大。晚上海东上完厕所,忘记了回沙发睡觉,结果第二天他醒来,发现自己和罗郦躺在一张床上,吓了一跳。海东偷偷爬回客厅,他不知道其实罗郦早就醒了,看着他滑稽的样子,罗郦笑个不停。海东出门买早餐回来,罗郦在饭桌上说要把床让给海东,让他一个病人睡沙发她于心不。美媛找到罗郦,她要锦绣她的隐私权和名誉权,罗郦表示她的律所不接这种案子。

      岳群带艳艳去游泳,艳艳穿上了海东给自己买的泳衣,岳群脾气,艳艳觉得他小题大做。岳群将艳艳的头按入水中,幸好旁边有人及时了他的疯狂举动。岳群扔下艳艳一个人走了。

      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苗大姐之前在网上四处发贴公布罗美媛是小三,罗美媛虽然知道做小对,但还是决定苗大姐。

      董大海准备带着罗美媛参加一场慈善活动,得知罗美媛想告苗大姐,董大海赶紧劝说罗美媛,苗大姐与董大海生活了几十年,罗美媛忽然出来苗大姐的婚姻生活,董大海非常理解妻子苗大姐的心情。

      与罗美媛谈完苗大姐的事情,董大海带着罗美媛来到慈善活动现场,罗美媛脱下外衣在观众们面前展露风采。

      苗大姐拎了一桶红色油漆来到活动现场,动作迅速照准罗美媛身上泼洒油漆,罗美媛被油漆泼了个满头满脸,董大海目瞪口呆站在当场看着妻子。

      池海东向罗鹂透露了一个秘密,当初砸罗鹂子的人其实是焦艳艳,罗鹂一直以为是池海东喝醉酒砸了她的子,得知是焦艳艳所为,罗鹂赶紧归还池海东赔偿的五万元。

      当天晚上,罗鹂上门已经怀上孩子的汤美玉,汤美玉已经知道焦艳艳打砸罗鹂子的事情,罗鹂已经搬到新地点居住,提醒汤美玉不要再向焦艳艳透露她家的情况,以免焦艳艳再次上门打砸。

      两个女人谈话的时候曹走了过来,罗鹂已经怀疑曹有外遇,一见曹出现,罗鹂故意开玩笑认为曹过一会儿就得出门跟人看电影,曹见罗鹂开始怀疑他,虽然心中有些担心不安,但表面上依然扮出一副镇静自若的模样。

      罗鹂带着池海东来到卧室,卧室里面放着一张新床铺,罗鹂非常喜欢新床铺,当着池海东的面扑到床铺上,让罗鹂意想不到的是,床铺质量不够过硬当场塌陷下去,罗鹂猝不及防躺在床上扭伤了腰,池海东没有料到新买的床铺会蹋陷,赶紧上前搭救罗鹂。

      汤美玉顺利产下一子,池海东来医院看望汤美玉,曹也在医院照顾汤美玉,池海东看着放在小床中的婴儿,脸上升起惊叹夸汤美玉生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孩。

      好友曹已经升级成为父亲,池海东非常羡慕曹,为了体验一下当父亲的滋味,池海东提出认婴儿为干儿子,以后曹与汤美玉外出旅游,池海东就可以在家照顾干儿子享受天伦之乐。

    原文标题:离婚律师电视剧 吴秀波姚晨《离婚律师》19-20集 电视剧全集1-46 网址:http://www.luancen.com/a/qiche/2020/0920/234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