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岑网

    眉头舒展了 五猖会读后感

    来源:http://www.luancen.com 发布时间:2021-01-11 点击数: 130

      《五猖会》一文记叙了鲁迅儿时看五猖庙会的事。五猖会是难逢的盛大庙会,鲁迅笑着,跳着,兴奋的不得了。但在出发之前, 父亲却让他一字不懂的《鉴略》。两句一行,大约读了二三十行。父亲要求他读熟, 背不出来就不准去看庙会。一盆冷水把鲁迅的兴致全浇灭了。待他读熟了, 在父亲面前梦似的背完了, 大家高高兴兴陪他出门。

      最后,鲁迅回忆到: “我却并没有他们那么高兴。开船以后,水中的风景,盒子里的点心,以及到了东关的五猖会的热闹,对于我似乎都没有什么大意思,直到现在,别的完全忘却,不留一点痕迹,只有《鉴略》这一段,却还分明如昨日事。我至今一想起, 还诧异我的父亲何以要在那时候叫我来背书。”

      鲁迅通过记述此事,让我们看到了父亲对儿童心理的和隔膜,含蓄地了封建思想习俗的不合。

      

      文章借“我”与父亲就看会与背书问题起的一场微妙的“冲突”,了封建的教育问题,指出了强制的封建教育对儿童天性的和。

      文章中“我”十分向往参加观看五猖会,还兴高采烈地叫工人们快搬东西,然而父亲却让“我”必须背完《鉴略》后再去,“这就似乎从头上浇了一盆冷水。但是有什么法子呢?自然是读着,读着,强记着。”终于,到了太阳升的老高时,“我”不负众望,梦似的背了出来,获得了父亲的允许。然而,“我”却并没有他那么高兴。开船以后,眉头舒展了水中的风景,盒子里的点心,以及到了关东的五猖会的热闹,对于我都没有什么大意思。只是一想起,“还诧异父亲何以要在那时候叫我来背书”。

      事实上,文章所叙之事非常简单,一次千呼万唤而来的庙会会被父亲的不理解的搅合的索然无味,表现了家长与儿童在心理上的隔阂。在这种封建的“”的传统教育下,培养出来的孩子只能是病态的。鲁迅长大后成为了文学家、家,他希望通过学术上的,使以后的孩子免受封建教育的荼毒。

      然而,当今的学生教育也不尽如人意。家长们总是过高的“望子成龙”、“望女成风”,眉头舒展了给孩子过大的压力。同时大部分家长过于注重成绩,还给孩子们安排各种补习班。但我认为,孩子的学习应以兴趣为主,不能强给硬塞。还有部分家长要注意自己的教育方式,不要给学生太大压力,眉头舒展了以避免更多的教育问题的发生。

      当我合,慢慢闭上眼睛,突然看到了绍兴蒙蒙的雨雾,迷人的节日,漂浮的小船,神奇的五猖会,厚厚的书本,困惑的童年。

      在绍兴,有一种祈福的节日,叫做“五猖会”。儿时的鲁迅,那样期待和渴望观赏五猖会,可正要出发时,却突然被父亲喊回去读“苦书”。从兴奋,到扫兴,流露着伤感和困惑。

      还我!哪一个孩子没有过这样的呐喊呢?不被理解的心灵,多么像一只笼中的鸟儿啊。是什么?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是无拘无束我行我素,还是疯狂、胡闹和?其实,作为一个单纯的孩子,,只是孩子的和本性。对孩子来说是多么重要啊!夺去孩子的,无异于剪去小鸟的双翼,拔去野狼的獠牙,砍去大熊的利爪。于是,小鸟失去了天空,野狼失去了威严,大熊失去了凛义,孩子失去了单纯。还我!这怎会不是每个孩子呐喊过最多的话语呢?

      没错,被链条锁住,不分昼夜干活的矿工奴隶们,他们是怎么想的呢?被钢笼,地撞的麻雀们,它们是怎么想的呢?甚至是被人提在手中,动弹不得的甲鱼,它们又是怎么想的呢?

      谁又何尝不是呢?当我本该在外沐浴阳光挥洒诗情,却被关在家里学习时,当我望着洒进的阳光时,当我听见楼下嬉闹时,当我对一沓厚厚的书置之不理时,又怎能不疯狂地渴慕啊!我知道父母有苦衷,都说为我们好,但你们真正理解过我们吗?请尊重我们,还我们!

      多么希望,眼前不再是书本,而是一张五猖会戏门票啊!

      还我!这怎会不是最铿锵、最有力、最亢奋的咆哮啊!

      《五猖会》讲的是“我们”想去看五猖会,但父亲却叫“我”背书,说背完后才可去观看。“我”背完书之后很诧异父亲的做法,至于“五猖会”到底是什么,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大意思了。

      本文中五猖会起源于明初,五猖又称“五通”、“五圣”。据传,五圣庙是明太祖为安抚战役亡魂而立,后被奉为财神。《明史》记载皇家祭祀有“阵前阵后神诋五猖”之说。如此世代相传,便衍成香火极盛的五猖神庙会。届时四乡百姓云集,祈求五猖神主驱鬼驱邪,消凶化吉。

      或许,“迎神会”(五猖会)本身并不如鲁迅在童年时因不得见而想象得那般热闹,但由于长妈妈(鲁迅家的保姆)的爽朗和朴实的影响,那个原本是咫尺距离但绝壁森然的世界不可避免地和他亲切起来了,这样,就算是家里放鞭炮,听在他耳朵里,也是比外面的更好听些。至此,我们可以清楚看出,在对童年生活追溯时,鲁迅的文本语言中总是清晰地显示出一个“家里”和“外面”的二元结构。简单一些说,文章的题目已经显示出这些属性来,比如,“百草园”对应“三味书屋”,“长妈妈”对应“”。直到《五猖会》,鲁迅也一如这样把两个世界清晰区分开来。从而,他的童年或者说整个时代完全呈现出一种对话的味道。

      这是一个高明的写法,这意味着,鲁迅的文学创作在很早时候就体现出“复调小说”形态。复调小论和对话原则正是二十世纪文化理论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根据复调小说的一个原则,即“小说的复杂性位于小说言语与其众多的称述者之间”,那么,鲁迅的短篇小说就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体现出“复杂性”。这个“复杂性”就是通过叙述中的二元结构来体现的。但,单就五猖会的语境来说,鲁迅仍然在用对话的形式逐渐自己和礼教的过程,因此,五猖会的格调仍然是的,甚至可以说是抒情的。

      这是出于《朝花夕拾》散文集中的一篇文章,记述了儿时盼望看迎神赛会的兴奋心情和被父亲《鉴略》的扫兴而痛苦的感受。

      其实有时候我正做着一件非常来劲的时候,老爸一声令下,就由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学习了。不过我比起鲁迅先生要运气得多,因为他那时候强制的封建教育对儿童天性的和是的。

      我必须感谢鲁迅,我把《五猖会》这篇文章介绍给了老爸,从此他再也不我啦。

      360作文,请记住本站域名是 360zuowen 的汉语拼音

    原文标题:眉头舒展了 五猖会读后感 网址:http://www.luancen.com/a/tiyu/2021/0111/2524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