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岑网

    首席御医 《+首席御医最新章节+领导》、《升迁之路》都开始更新

    来源:http://www.luancen.com 发布时间:2019-12-01 点击数: 91

      首席御医 《领导》、《升迁之路》都开始更新了!

      更新时间:2019-01-19 09:43:28

      第二天,不少的媒体都刊发了关于发布会的消息,周子山打记者的照片,更是被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老板,那些原本守在咱们丰庆县的媒体,现在都去市里了,听说把来福医药围了个水泄不通……”包起帆把一厚沓报纸放在了曾毅的办公室上,这都是他精心挑选的报纸,上面都有关于这次事件的报道

      包起帆看到这张照片,仍旧是忍不住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道:“这回周子山可成大名人了,媒体公敌啊”

      曾毅看也没看,就把那沓报纸随后放在了一边,道:“这些媒体总算干了一回该干的事!”

      包起帆一愣,他以为曾县长看到这些报纸,肯定会大为高兴,这才专门挑出来拿过来的,谁知道曾县长却压根就没兴趣看,这让包起帆有些意外

      “媒体本来就该是‘隐恶扬善’!”曾毅淡淡道了一句

      包起帆这才恍然,原来是这个原因,曾县长说得没错,作为公众媒体,本来就应该持中正的态度,尽自己最大努力去隐恶扬善,这是他们的份内职责作为媒体,其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因为大部分的公众,是要从媒体来获取消息的,甚至是从媒体去看天下,媒体给出大众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就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公众的认知甚至是挟持大众的认知

      而现在呢很多媒体都不伦不类,为了吸引眼球,不惜夸大其词,甚至是拿一些极具挑逗性的个案来当卖点,这些消息确实能刺激人的眼球,但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很大的

      想到这里,包起帆也不禁老脸一红,好像自己刚才看新闻的时候,就更关注的周子山打人这样的花边消息,看到记者对周子山愤怒地笔诛口伐自己就按耐不住有些兴奋,而对于原本医毙标这样的大事情,自己反倒没有关注,更没有思考其中存在深层次的问题

      包起帆有些惭愧比起更年轻的曾县长,自己这个见过风浪的人反倒有些不如了,曾县长的目光很多时候都是直击事物本质的

      “老板,我们总共收到了十七家媒体的申请,要求拿到检测报告的全文……”

      包起帆只得换了新话题,请示曾毅是不是要向媒体提供检测报告的全文,里面可涉及到了大大二十多家的医药企业,这真要是被媒体公布,风波也不鞋不知道要出多少个佳通市呢

      “凡是提出了申请的媒体我们就都提供检测报告的全文”

      曾毅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就给了包起帆答案,既然搞了,曾毅就不怕搞大,只有把这些黑心企业一下杀死一大批,整个医药行业的坏风气才能得到遏制,这对中医药来讲,也是一件好事

      在检测的五十种药品中,出问题的大部分都是所谓的“复方”药,也就是生活常听到的的一个名字叫做“中西药结合”,就是把中药和西药掺在一起做成同一种药品,这可能是国内医药界继“中西医结合”之后的又一大创举了

      可能当初提出这个口号的人,初衷是好的,可能也是为了保存中医发扬中药但不可否认,这本经已经让一部分黑了心的和尚给念歪了

      国人不信中医不看中医但生病了却喜欢用中药,因为人们偏执地认为中药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不会对身体造成潜在的危害于是一些医药企业就利用人们的这种心理,申请了大量的“复方”药进行生产

      同一种药品,里面既有中药的成分,也有西药的成分,很多人当作是“纯中药”买了回去,但并不清楚里面还有西药的成分,最后病没好,就说中药不管用,病要是好了,也不清楚究竟是被中药治好的,首席御医最新章节还是被西药治好的,完全就是一种稀里糊涂的治病方式,也没有达到“吃药毫无副作用”的初衷

      就像是来福医药生产的“感冒冲剂”,我卖给你的是“中药”,但真正起疗效的却是西药

      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药品,整个市场随处可见,医药企业喜欢制造复方药,是有原因的,一是迎合了消费者的心理,市场大;二是利润比其它药品大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的成本低,卖不出高价,而中药的成本非常高,能卖出高价如果是纯西药的感冒灵,可能两块钱就能买一盒了,但如果添加了中药成分,这盒药就能卖到十块八块,甚至更高

      企业天性逐利,当然是什么赚钱就生产什么了,有良心的企业,就老老实实按照组方使用真材实料做药;没良心的,就开始做假了,反正还有西药的成分在治病呢,中药假不假的其实无所谓,吃不死人就行了

      卖的是中药的价格,却不用添加任何中药成分,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对于复方药,医药界有句话,叫做“中药负责赚钱,西药负责治病”

      这样的“中西药结合”方式,能够挽救中医能够把中医药发扬光大吗?

      如果中医药真的需要用这种方式才能得以残延苟喘,曾毅宁可让中医彻底灭绝掉!

      包起帆不明白曾毅心里的这些想法,他有些担忧,曾县长这样做,无异于是在到处树敌艾他道:“老板,是不是挑几家有实力的媒体提供……”包起帆想让曾毅再考虑一下,大媒体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惹得起的,交给大的权威媒体去公布检测结果,压力能一些

      曾毅道:“我们在媒体面前说了话就要算数凡是提出申请的,全部提供!”

      包起帆就不好再劝什么了,随即又想起一件事,道:“卫生局张发成的铂已经好了”

      曾毅就道:“既然身体好了,就让他好好工作!”

      包起帆心道张发成的运气真是太好了,这场大风暴下来,估计要死不少人的,结果的张发成却毫发无损,听曾县长的意思似乎连张发成之前招标的失误都不愿意追究了

      走到门口,就要出门时,曾毅突然又叫住了包起帆

      包起帆急忙回头,来到办公桌前请示道:“老板,您还有什么吩咐?”

      “上次你讲我们丰庆县有位‘诸葛’,是哪位同志翱”曾毅问到

      曾毅微微颔首,随即低头看起了自己的文件,并没有多说什么

      包起帆就很知趣地告退了,他心里知道,贾仁亮要完蛋了,闻弦歌而知雅意,曾县长这时候提起贾仁亮,无非就是想了解一下贾仁亮这人的情况看看都有什么问题有什么缺点,只有抓到把柄,才好动手

      眼下来福医药已经彻底捆住了周子君的手脚,他自救尚且不及,在这个时候如果去砍葛世荣的左肩右膀,那简直是轻而易举捆住了你的靠山,再砍掉你的手脚,到时候葛世荣光杆司令一个,就只剩下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了

      可惜包起帆还真答不出贾仁亮的问题,贾仁亮这个人很有头脑平时也非尝意保持低调,又是在只负责干活的招商局工作,手里没什么实权,除了会吃吃喝喝外,还真没有什么大毛病让你抓

      包起帆就有点着急老板好不容易用自己一次吧,自己还什么都讲不出来这会让老板心里有想法的,平时讲起无关紧要的事情,你是一套一套的,关键时刻吧,你却半点用都没有,要你何用啊

      包起帆忧心忡忡地出了曾毅的办公室,他也很想立点功劳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什么事情都让老板亲自去冲锋陷阵,而自己就跟在后面摇旗呐喊,这样的大管家,换了谁不能做翱

      门外的刘响看包起帆心事重重,就主动打了个招呼

      包起帆却心不在蔫地“唔”了一声,就从刘响面前走过去了,走出两步,包起帆突然回过神来,觉得自己刚才的动作不妥,就站住脚回身笑着问道:“刘,在忙什么呢?曾县长今天有什么其它的活动安排吗?”

      刘响就笑道:“曾县长让我整理一些信息,我正在做这件事呢!”

      包起帆就来了兴趣,伸头看了看刘响面前的公文笺,发现上面全是医药公司的名字,就道:“这是……”

      “卫生部昨天发布了一份关于整治药品市场的通知,通知上一下吊销了7家医药企业的药品生产经营许可,这是名单!”刘响答到

      “我看看!”包起帆急忙伸出手,他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好端端的,卫生部怎么突然要整顿药品市超还一下处理了这么多的企业

      刘响就把名单递了过去,道:“这通知是公布在卫生部站上的!”

      包起帆接过来,趴在那里挨个把名单上的医药公司名字一点,突然大手就“啪”一声拍在这份公文笺上,脸上露出异常惊喜的表情

      刘响这下就懵了,心道包起帆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现在却这样兴奋

      “好,好,太好了!”包起帆连道了几声好,脸上全是抑制不住的激动,但却不解释原因,急急催促道:“刘,你快把这份名单给曾县长送进去吧!”

      说完,包起帆一转身,麻溜地朝自己办公室去了,脚下走得带起一阵风

      等回到办公室,包起帆就急忙打开卫生部的站,然后就看到了刘响所说的那份通知

      通知非常显眼,就放在第一条的位置,令人吃惊的是,这份通知发布的时间,竟然跟昨天丰庆县的发布会是同一时间如果认真论证的话甚至还早了那么几分钟

      包起帆就从座椅里站了起来,狠狠地捏着拳头,他有一种忍不住要大声呐喊的冲动没想到艾真是想不到,曾县长竟然有如此大的能耐,就连卫生部也在配合曾县长的举行动啊

      就在卫生部的这份整顿通知上,一下吊销了7家医药企业的生产资质,理由同样是“药品存在品质方面的问题”,而被丰庆县检出的那0家企业,名字全部出现在了这份通知之内

      这还不够清楚吗!卫生部一下就把曾县长身上的压力给全扛过去了!

      不管是媒体监督还是丰庆县自检药品,在外人看来,首席御医最新章节这都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都是很遭忌讳的而卫生部处封些不守规矩的医药企业则是分内之事,是老子打儿子,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谁也说不出半句闲话来

      关键是这份通知发布的时间,简直就跟事先商量好了似的,配合得是天衣无缝曾县长不但成功摆脱了医毙标结果的麻烦,而且利用来福医药一下将死了周子君这位常务副市长;而卫生部也“未卜先知”,在丰庆县公布名单之前,提前制裁了所有有问题的企业,履行了自己的管理职责保证了卫生部门的威严

      难怪曾县长一点都不忌讳向媒体公布全部的检测结果!

      原来是早有部署艾有了卫生部的这份整顿通知在前,曾县长就是把检测结果拿出去到大街上发,也没人会说什么了

      包起帆现在是真心服了,自己认为的那些很棘手的事情,曾县长全都给摆平了这真是匪夷所思艾包起帆实在是想不明白,曾县长到底是怎样让卫生部都听自己指挥的,这根本就是无法办到的事情艾在卫生部这样的大部门面前的县长的影响力,几乎为零

      梁成好匆匆忙忙又找到了周子君,脸色比起昨天更是难看焦虑

      周子君此时更焦头烂额呢,今天很多媒体的报道让来福医药一下成为了舆论的焦点,尤其是周子山殴打记者的事造成的影响实在太坏了听说省长顾明夫一天之内就收到了大量媒体的投诉,大为光火,还拍了桌子

      早上开会研究来福医药的解决方案时,周子君被挤兑得不轻,落井下石的人都有了

      “慌慌张张,像什么话!就是天塌下来,不还有高个顶着的嘛!”周子君不悦地训斥着,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提醒自己要保持镇定,千万不可乱了阵脚

      梁成好就把一份通知放在了周子君的办公桌上,道:“周市长,这是卫生部刚刚下达的处法知书!”

      周子君拿起来一看,顿时就感觉到不妙了,卫生部门这次的反应速度,似乎也太迅速了吧,首席御医最新章节而且市里事先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这不符合常规艾他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书面通知是今天到的,但处罚决定昨天卫生部站就进行公示了!”梁成好说到,他是今天收到书面处罚决定才知道这件事,平时没事的话,是没人会去关注卫生部站的

      周子君心里的感觉就更不好了,他嗅到了一丝掉进陷阱的味道,打开桌上的电脑浏览了一下卫生部的站,周子君当时脸色大变,通知发布的时间太巧了,巧到让周子君立刻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梁成好自然也意识到了,只是他和包起帆一样,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是曾毅真有那么大的能量,还是事情碰巧凑到了一块,可这未免也太巧了吧!

      “周市长,您看我要不要找卫生部的熟人先了解一下情况?”梁成好问到

      周子君现在也有些乱了阵脚,卫生部的这份通知,带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当下只是“唔”了一声,什么表示也没有

      梁成好就掏出电话,拨给自己在卫生部药监局的那位老关系,电话响了好几次,都没人接,梁成好急得一头大汗,再拨了几次之后,电话终于通了

      “梁成好,这个时候你怎么能给我打电话呢!”没等梁成好开口呢,电话里先传来责怪的声音,道:“处罚决定你没有收到?”

      “收到了,收到了!”梁成好忙不迭地说到,道:“章处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翱”

      “怎么回事你难道不清楚?”章处长的声音冷冰冰的,道:“你们的药品有问题!”

      “章处长,您看这事还有挽回的……”梁成好听章处长的声音有别往常,心脏就狂跳了起来

      “许盛容部长亲自点了你们来福医药的名,并且要求暂停佳通市近期所有药品和药企的注册申请,你说还有挽回的可能吗?梁成好,好自为之吧!”章处长的语速很快,说完就“咔嚓”一声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梁成好都有些懵了,他怎么也没料到,事情会严重到这种程度,许盛容部长点名要处理来福药业,还暂停佳通市所有的药品药企注册申请,如此赶尽杀绝,这是多大的仇恨和怒火啊

      周子君反倒松了口气,许盛容部长亲自点名,反倒说明这件事可能就是巧合,曾毅他再能折腾,也不至于能让许盛容部长亲自出面吧

      一念刚起,桌上的电话就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周子君拿起电话,道:“我是周子君!”

      电话里只讲了几句,周子君突然面色大变,脸上一瞬间就没了血色,那抓着电话的手,也不禁微微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