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岑网

    膜拜的意思 网络互助金融模式涉嫌传销

    来源:http://www.luancen.com 发布时间:2021-01-11 点击数: 162

      又一家网络互助金融了。6月1日,仅运营了34天的W国际慈善互助项目(以下简称W),突然关闭了网站,相关组织、领导者卷款跑。

      据参与W的投资者反映,按目前不完全统计,W所的人遍布全国各地,膜拜的意思总数上千人,涉案金额已超过1500万元。已有数十名投资人向项目所在地浙江省宁波市局报案,并获得立案。

      来自广东的投资人赵琳(化名)是者之一,当发现网站关闭了的时候,赵琳说她的脑子“嗡”地一下就懵了。

      “我千万,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接棒人,可终究还是遇上了。”赵琳说,她其实很清楚,W迟早会,就像先前投资过的MMM一样,但怎么也没想到W来得那么快、那么突然。

      赵琳口中的MMM,是打着人谢尔盖马夫罗季名义于去年5月在中国的网络互助金融项目,这个运营了将近一年称有几百万会员的“庞然大物”已经了,膜拜的意思全国究竟有多少人卷入其中?总体损失有多大?无从知晓。

      类似被的其实已经不少,可悲的是,无论是曾经尝到过甜头的人们,还是损失惨重的人们,在下一个同样披着“互助”外衣的网络金融时,又都争前恐后地加入,试图抢先一步“捞一把”。

      赵琳在投资MMM时小赚了一笔,MMM后,得知W要时,她毫不犹豫地参与进来,她形容这种感觉“可能就跟吸毒一样,会上瘾,赚一点钱就想投入更多,逐渐让人失去”。

      难以的高回报“每天1%甚至更高的利息”;“投1万变60万”;“不用担心没有人脉,不用找人每年也有50%-400%的回报”;“一个月赚15万,一辈子的ATM”……这是形形的上承诺的高回报。

      记者搜索发现,类似MMM这样的网络互助金融还有许多,如:WEBANK、Aier、CNC、Y-profit等,大多数称从国外发起,其实基本上是未备案、没有经营实体、不具理财产品资质的“三无”投资,他们打出的旗往往是,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援助者与受援者,并通过援助的传递“成为一家人”,共同实现“财富梦想”。

      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几乎毫不费力地赚得高回报,甚至一夜暴富。而正是这难以的高回报,导致众多投资人。

      最近刚的W当初承诺的回报率每月高达45%,其金制度中载明:提供帮助1至10天,期间励利润为10%;提供帮助11至20天,期间励利润15%;提供帮助21至30天,期间励利润为20%。

      在MMM公开的宣传资料中曾这样描述:“MMM系统规则从开始排队挂单开始需要冻结14天才可以申请提款,14天冻结期就相当于一个蓄水池蓄水的过程,流进去14天的水,流出1天的水。同时由于系统给予的每月30%高回报,赚到钱的会员在提现后还会选择回到系统重新投资,再加上每天都有新进来的资金,所以,蓄水池里进来的水(资金)永远比流出的水(资金)大很多倍,这样无限循环。”

      每月30%甚至45%的高回报,这还只是投入本金之后获得的“互助励”,是固定利率收益。此外,还有推荐励收益,只要介绍别人加入这个,就能获得推荐励。

      固定利率收益+推荐励收益,这几乎是所有披着“互助”外衣的网络金融承诺给会员的盈利模式。根据励机制,会员组建团队可以直接获得推荐、管理、领导,其中MMM发展上下线可容纳。

      其实,通过推荐他人加入从而形成上下线关系,并通过对被发展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发展的人员数量或者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已经具备了网络传销和组织领导传销的特征。

      而按MMM的理论,其30%的利息收益并不是来源于资金在实体经济中创造出来的价值,而是来源于新投资人对原投资人的资金贡献。这个模式就像,从理论上讲,只有后人不断地跟进,才能这个游戏持续进行下去,一旦新加入的投资人减少或停止,就会崩溃。对这种明显的庞氏手法,MMM会员并非毫不知情,他们留下来的原因只不过是认为自己不会是最后的接棒人。

      自以为聪明的投资人“那些入场早的投资人确实从MMM中赚到了钱。”赵琳表示,自己也从MMM中尝到了甜头。她坦言,许多人都知道这种网络互助金融是不的,甚至了解这归根到底就是一个,迟早会。但有了MMM的经验后,大家都想着,“如果能尽早入场,在之前赚点钱退出,就没有什么事”。

      专家说,这类网络互助金融项目,从成立、运营到最终,需要经历一个过程;在这段时间里,越早进入的投资人风险越小,也越有可能赚取利润,因而给人一种错觉——只要尽早进入、及时退出,就能够避免损失。

      所以,不少人尽管在MMM项目中亏了钱,一听说W项目,还是争先恐后地参与了进来。“想通过W项目把亏了的钱赚回来。”赵琳说。

      W一开始便营造出一种火爆氛围。上海投资人许梦说,在W项目中,匹配打款更加迅速,每天只有中午和午夜12点匹配,通常两分钟内所有需要匹配的订单就被抢完了,异常火爆;再加上匹配成功后就会有息提醒,以及有“金烧伤”制度的保障,更让她放松了。

      所谓“金烧伤”制度,就是指上线投资人的投资必须不少于自己所发展的下线投资人的投入,才能拿到发展下线的完整励,否则励的多少只能按照上线投资人自己的投资数额来计算。

      许梦觉得,这样的制度设计,会让上线与下线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不会出现上线赚够了提前退出的情况,因而整个项目的运作也就能更久。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比MMM更加“靠谱”的项目,仅仅维持了34天,就戛然而止。

      MMM从去年5月在中国,到今年4月,维持了将近一年。一位知情人士曾对透露,MMM在国内运营超过200天,其涉及的资金最少过百亿,每日产生的利息高达一亿元。

      其实,MMM在国内运营的200多天期间,就曾出现过危机。在去年12月前后,MMM一度出现延迟匹配、延迟排单的现象,后来干脆宣布重启。重启其实就是旧盘了,建立新盘,游戏又重头开始,只不过这期间的时间间隔几乎可以省略。于是,原先持有旧马(会员购买的“马夫罗”)还来不及退出的会员,期待着在重启后抢得先机,一来让旧马解套,二来借新马狠赚一笔。

      许多投资MMM的投资人都,“只要抢得先机,就一定可以赚到钱”。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重启后不久,到今年4月11日,膜拜的意思MMM突然了,许多人还来不及抽身。

      在MMM重启前后,2015年11月11日和2016年1月18日,央行、银监会等四部门曾两度发布警示信息,提醒广大消费者审慎投资,防止利益受损;在2016年1月发布的警示信息中,还明确提及MMM及其类似主体的运作模式具有非法集资、传销特征。

      可悲的是,来不及抽身的许多人,并没有从MMM的中吸取教训,依然于这种承诺高回报的网络互助金融,完全枉顾央行等四部门的警示,转身又投入相类似的W、CNC等网络互助金融之中。

      自以为洞悉了网络互助金融规律的投资者,打着“抢先赚一把”的如意算盘,殊不知,洞悉了投资者心理的组织者,早已打着“先捞一笔”然后再多开几个盘的算盘。

      在一名投资者提供给记者的一张QQ聊天截图上,清楚地记录着两位筹备网络互助金融的组织者的对话,其中一位明确表示,希望对方可以拉人进他所组建的中参与投资,并承诺按照盈利的30%给予对方抽成。

      “我们不希望做太久,做大了影响也大,也挣不着钱。互助市场现在就这样,带团队玩盘没有几个挨过3个月的,半轮就倒的多得很,先捞一笔,几百万很容易就圈到了,之后再多做几个盘。”该组织在QQ对话中表示。

      从对话中可以看到,这类并没有所谓的经验可循,而是随时都有可能跑。这一点,从这类的源头上也能找到依据。

      虽然尚未经考证,但多数相关意见认为,中国网络互助金融的泛滥始于2015年5月MMM进驻之后。MMM是打着人谢尔盖马夫罗季名义的网络互助金融项目。迄今为止,虽然无法证明该项目是否马夫罗季本人创建,但MMM互助金融最早确实出自马夫罗季之手。

      公开资料显示,马夫罗季上世纪90年代在利用“”式投资返还方案吸引投资。但实际上这样的理论是基于几何倍增的数学模式,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此项目中,那就意味着要更多人去垫底,前面投资的人才能拿到钱。按照这样的数学几何倍增,后面投资的人会风险更大。

      “”方案失败以后,那些较晚参与投资的股东会血本无归,成为欺诈的最大。数百万人血本无归,马夫罗季本人也一度沦为。

      自称参与MMM内部运营的工作人员透露,MMM对外宣传说,这是马夫罗季先生运营4年的项目,亲自引领在中国区开辟市场,进行第二次金融。真实情况却是,浙江金华原来做资金盘的团队引进马夫罗季概念,在中国起盘进行所谓互助社区进行,老马只不过收点代理费而已。

      其实,搭建一个网络互助金融成本很低,“只要稍微有点资金,找几个能建立网站的技术人员,再找到一些能做市场的拉人参与,就大功告成了。”赵琳从自己的经历中看出了门,她说,在形成一定规模后,这些的组织者、领导者就会关闭网站、卷款跑,过段时间后再用原班人马搭一个新,重新开始新一轮的。

      据W的投资者向反映,关闭W网站、卷款跑了的W主要组织者,现在又新开了一个网络互助金融E,又开始招揽新的投资人往里跳。

      赵琳说,她现在已经算是看明白了,可是还有很多人没有过来,只要有新的开张,便会有人趋之若鹜。

      中国商报周刊记者以“网络互助金融”为关键词在网页标题中进行搜索,截至6月25日,共搜索到相关结果8340个。

      记者大致浏览了相关网页,发现最早披露MMM涉嫌金融的是央广网。当时,有多位网友向经济之声《天下》爆料,《天下》记者调查后发现MMM有许多可疑之处,央广网于2015年8月19日刊发了。

      当时,金融律师杨兆全就认为,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金融项目。

      杨兆全指出,首先这种集资方式非常有可能就属于一种金融的方式。这种超高的利率在一般的行业里面都是难以实现的。

      “他没有实现30%利率的可靠途径,如果说他安排有下线,下线根据他的吸收人数来进行利益分配的话,那么这个就属于传销(的范畴)。”杨兆全说。

      随后,关于MMM及网络互助金融的报道便持续不断,央行等四部门因此两次发出警示。而在这之前,央行、工业和信息化部、银监会、、五部门在2013年12月3日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就已明确,部分虚拟货币具有较高的洗钱风险和被犯罪利用的风险。

      在专家看来,设立成本和门槛低、违法成本低、短期内违法所得高,是网络互助金融大量出现的主要因素。但也应当看到,这种毫无新意的并不难被,投资人的赌徒心态,其内心的贪欲,也是不断涌现并存在的重要因素。

      这类网络互助金融往往承诺给投资人以每月30%甚至45%的高回报,然而,法律明确,高利率是不受的。

      最高2015年6月发布的《最高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明确:“借贷双方通过网络贷款形成借贷关系,网络贷款的提供者仅提供媒介服务,当事人请求其承担责任的,不予支持。”同时还明确:“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徐玉平等法律人士认为,这意味着,“金融互助”的高收益不受法律。同时,这种线上模式招揽投资的门槛极低,投入的资金缺少银行、金融监管机构的第三方监管。

      除了高利率不受法律这个风险,实际上,投资人参与这类网络互助金融投资还面临着法律风险。

      民族大学院教授邓建鹏在接受采访时指出,投资人或许没有意识到,在这样的中,自己的身份可能是双重的,一方面,投资人的钱财被骗,是的者;而另一方面,如果投资人在明知网络互助金融项目涉嫌、非法吸收存款、传销等犯为的情况下,依然发展下线参与,那么这些投资人有可能成为这类的共犯,刑法。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许多投资人对这种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察觉,而是他们自以为洞悉了这个网络互助金融运营的规律,总是想抢先加入赚一把就跑。在这种心态的下,甚至帮这些网络互助金融项目进行宣传、拉亲朋好友一同投资。而这也在事实上助长了这种的存在和发展。

      尽管有多名律师、学者在接受采访时都曾明确指出,打着“互助”外衣的网络金融其实就是纯粹的庞氏,而其中涉及的拉人头问题,靠吸收下线的钱来给上线支付利息,这种行为模式已涉嫌传销,但面对这样的,目前除了警示似乎也无计可施。

      “这些网站很多都设在国外,没有完备的和备案信息,再加上存活时间短、全程网上转账、资金流向不明、投资人分散在全国各地等原因,导致警方调查取证难。”邓建鹏说。

      此外,由于我国目前并没有明确定性这样的网络互助金融违法,因而机关只能在相关已成事实、有者报案的情况下介入。

      “对此问题,我国相关监管部门应当更强势一些。”邓建鹏,首先要明确此类行为的违法性;其次加强监管,对于资金去向不明、信息披露不充分的直接查封,从源头上去和打击,而不能等到损害结果已经发生了再去关注。

      律师左胜高也表示,针对网络互助金融泛滥的情况,一方面,亟须确立监管主题,各部门职责,必要时开展联合执法;另一方面,也要依靠机关全力侦破案件,尽快树立打击典型,以儆效尤。

      据了解,银行“12363金融消费权益投诉电话”已开通了,金融消费者可就金融消费进行或投诉。多位专家不约而同地表示,主管部门除了加强预警、提醒外,还要加管打击力度,让非法金融行为和无处藏身。(海 洋)

    原文标题:膜拜的意思 网络互助金融模式涉嫌传销 网址:http://www.luancen.com/a/yule/2021/0111/252510.html